112
首页/资讯/曝光爆料

少儿家教机屡次惊现色情内容,学习机领域“老大哥”步步高陷入舆论漩涡

来源:界面新闻 宝宝港湾 2020年07月23日

2020年7月初,北京消费者张先生日前向媒体曝光称,在自己8岁女儿的步步高家教机中发现一个名为“小肚皮”的APP。该APP在家教机中以“小肚皮计算器”APP的外皮存在,界面下方的推广内容才是真身,点击广告后会进入线上交友社区“圈儿”,里面的帖子多为露骨的色情文字、相对暴露的照片,甚至有性爱漫画。

APP内活跃的用户多为00后为主的小学、初中学生。张先生女儿也曾用APP内的聊天功能和他人交流,言语暧昧,涉及性和情感等内容。这让他十分震惊。

事件一经曝出,“8岁女儿家教机现成人内容”迅速以1亿多的阅读量上了微博热搜榜。

图源:知乎

步步高客服对媒体承认,早前经过检测发现小肚皮APP里面有不良信息,于是下架过一次。此后九识佳科技对APP进行了处理优化,又重新上架。显然涉黄内容一直都没有被彻底铲除。

教育应用防不胜防

根据企查查信息,小肚皮APP所属的北京九识佳科技有限公司创立于2014年,至今已融资至B轮。该公司将小肚皮APP定位为“针对00后的、基于女生养成社交应用”,称用户可以通过不同模块来学习不同知识、变换职业、穿戴虚拟服装且与他人互动。

这款APP用户可以用手机号、微信和QQ等软件直接注册登录,进入后需要选择自己的性别。主页面有“圈儿”、“聊天”、“小窝”三个入口,其中,“圈儿”就是一个可以发帖讨论的论坛社区。

在2019年就曾有网友曝光,小肚皮APP社区内有人以金钱或充值等方式诱导未成年人自拍身体照片。该网友称:“是我10岁侄女推荐给我的,里面的用户基本都不超过15岁,对孩子影响有点大了。”

步步高方面回应称,小肚皮APP是用户在家教机应用商店内自行下载的第三方软件,此前已经下架。如果现在用户的家教机中还有该应用,应该是在过去下载的。目前步步高已通知技术部门进行排查,下架了“小肚皮计算器”APP。

“小肚皮”APP方面则称,公司一直有专门负责审查的人员,出现类似问题可能是审查疏忽,会尽快处理。现在该APP已主动在各大平台下架。

这一事件让所有家长捏了把汗,尤其是发生在步步高这种教育电子领域市场份额最大的品牌身上,更让人对少儿产品的审核把关细思恐极。

张先生表示,此前之所以选择购买步步高,是因为家教机只能下载其本身应用商店的软件,“比较安全”。现在他却意识到,竟然依旧“防不胜防”。

趋利的线上教育

步步高发生“小肚皮”事件并非偶然。

早在2017年便有家长在步步高官网论坛中提出质疑,称其家教机应用商店中的小肚皮APP有换装游戏,不是益智类游戏,不应该出现。

但步步高当时回复说,换装游戏是对孩子进行素质教育之后的一种奖励,能够培养努力向上的精神,搭配服装也能从小培养审美意识。孩子完成好当日作业后可获得系统奖励,所以也能够促进他们更好的学习。

2019年时,再次有网友爆出小肚皮社区内有涉黄内容。或许是因为未引起舆论关注,步步高也并没有公开作出反应。

但步步高客服对媒体承认,早前经过检测发现小肚皮APP里面有不良信息,于是下架过一次。此后九识佳科技对APP进行了处理优化,又重新上架。显然涉黄内容一直都没有被彻底铲除。

此后,步步高家教机应用商店内虽然没有“小肚皮”,但是有“小肚皮计算器”,用户仍有可能通过后者进入“小肚皮”社区。直到被张先生曝光,步步高才决定永久下架。

步步高内容审核不力是一部分原因,但屡次在一个APP上出问题让人不禁质疑,步步高和小肚皮APP之间有怎样的关系,而步步高又该承担怎样的责任?

背后的利益链或许是根本原因所在。

据记者从知情人士处了解,在注册费、充值费等盈利层面,步步高家教机应用商店内上架的APP与步步高有7:3的分成,如果是预装在家教机中的软件,预装费是一个机器1.5元。如果按照目前步步高家教机应用商店上万款APP的数量来估算,步步高通过第三方APP盈利的数目不可小觑。

这或许可以解释为什么近两年一直有家长在购买步步高家教机后,在评论区指出其存在的种种类似问题。“广告多”、“预装软件多”、“额外付费项目多”、“应用商店里有很多游戏”等等。

随着青少年的线上学习场景愈发成熟,学习机、教育类APP、直播网课等领域成为前景利好的盈利风口。步步高作为老牌学习机企业,暴露了业内监管不严格、自我审查有漏洞的行业阴暗面。

目前市场上针对未成年人的网络信息产品和服务越来越多,包括早教、游戏、社交等等不一而足,此类网络信息范围广、种类多。在这种背景下,趋利的线上教育更容易对这一特殊群体造成身心危害。

据共青团中央维护青少年权益部、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联合发布的《2019年全国未成年人互联网使用情况研究报告》显示,2019年我国未成年网民规模为1.75亿,未成年人互联网普及率达到93.1%s。互联网对于低龄群体的渗透能力持续增强,32.9%的小学生网民在学龄前就开始使用互联网。

在步步高之后,陆续有直播平台和网校也被爆出存在低俗内容、引导未成年下载游戏等行为。因此,国家网信办在7月13日启动了为期2个月的“清朗”未成年人暑期网络环境专项整治。

步步高的老大哥地位还能做多久?

趋利思维必然导致企业发展重心错位。在小肚皮事件发生之前,在电商平台的评论区已经可以看到很多家长对步步高的品质控诉。

例如家教机仍然可以下载各种游戏,导致孩子分心,“孩子天天抱着学习机玩游戏”。甚至就连学习功能也遭到差评,“学习的内容非常鸡肋”、“宣传称九门功课同步,但只有语文”、“资源不够多、价格贵”等。

可以看出,许多家长在购买之前根本想不到会出现类似状况,以为自己选择了不会出错的老牌企业。

步步高从1998年开始便推出复读机,2006年起推出学习功能指向性更强的点读机。2013年,王牌产品家教机正式面世,之后的7年内不断升级换代至如今的型号S5 Pro。并凭借“作业辅导”、“AI人工智能辅导”、“保护视力”、“名师教学”等宣传点直指中国中小学生的课后辅导需求,迅速占领市场。

数据显示,步步高电子学习产品目前总销量已达1000万台,家教机占市场整体份额超20%。在2020年618期间,京东商城的同品类销量占比超50%。用户日活达350万。

步步高一直稳坐同品类市场头部的位置,然而,在这背后,竞争危机已经来临。

以步步高最新的两款家教机为例,核心的“点读”功能和初代产品相比并未发生太大变化,反而是高清拍摄、视力保护等边边角角的功能被反复强调,而这些在家长看来只是噱头,并不实用。

线上课堂、便捷查询、英语语音教学等主要功能在市面上也已经屡见不鲜,众多独立APP都可以实现,甚至更加垂直和专业。

与优学派、读书郎等竞品相比,步步高也并未有突出的特色差异。而且,随着讯飞这种深耕人工智能的技术原生企业进入少儿教学赛道,步步高未来的竞争压力也会越来越大。

这意味着步步高虽然暂时处于行业龙头位置,但如果不加强自身技术研发实力、回归产品本身、转变运营重心,仍过分依赖与第三方应用合作盈利,这块金子招牌会逐渐失去消费者信任。

记者:界面新闻@纪宁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幸福时光

  • 游客 10天前

回复主题:官方通报“鲍毓明性侵养女”案调查结果:现有证据不能证实其行为构成性侵犯罪,决定对其驱逐出境,相关责任人依纪依规追责问责

身为法律人却知法犯法,加入外国籍却还想着将中国籍作为“国王的新衣”;另一方也不是什么好人,浪费了国人的感情,置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女性于何地!官方通报鲍某某驱逐出境,静待另一个报假警等行为的处理结果。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