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36
首页/新闻资讯/访谈报道

马云再谈撤点并校和寄宿校建设:不是一并了之,要建立起一整套寄宿制体系,推行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

来源:芥末堆 芥末堆 2020年01月08日

在两年前的三亚乡村教育午餐会上,马云呼吁将100人以下的乡村小规模学校撤并,以符合标准的乡村寄宿学校替代。当时引起舆论哗然,许多人批评马云“不接地气”,不了解并校给农村孩子增加的实际负担。

两年过去,马云公益基金会在全国9所乡村学校进行了寄宿制改造,撤并了11个教学点。在今年的午餐会上,马云重申:并校是一定要执行的。并校不是一并了之,要建立起一整套寄宿制体系,包括校车接送、生活管理、课余活动、教师培训等等内容。

“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历程

不过,寄宿学校的建设远比想象中困难,整体上存在项目管理模式过重,成果产出率低、可复制性低的问题。马云公益基金会尚在不断探索,也希望更多的社会资源加入。

谈寄宿校建设:钱花的并不多,只有钱也远远不够

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启动于2017年11月,2018年在贵州、河北、江西、云南等贫困县的5所学校先行开展试点,去年又新增了4个试点校。项目采用“基金会-企业-教育系统”三方合作的模式,基金会按照1:1的配捐比例,与合作企业共同出资。

2018年12月18日中午,作为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全国首批5所试点学校之一,浙江省淳安县梓桐镇中心小学的孩子们搬进新宿舍啦!这也是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首次迎来入住仪式。

马老师来到浙江淳安县梓桐镇中心小学参观

学校学生生活空间的设计和改造已有初步进展,在梓桐镇中心小学打造了8间学生宿舍(含厕所、盥洗室)、食堂、晾衣房、趣玩中心等,并已于2018年12月14日验收完成。

该校生活空间的改造由马云公益基金会联合浙江省湖畔善契公益基金会以及当地教育部门共同完成。湖畔善契公益基金会由湖畔大学三期学员成立,此次全力投入到项目中,提供资金支持,共同摸索方案,推进项目实施。

梓桐镇中心小学一共有260多名学生,其中住校生多达140人,占了一半以上,其中不少学生是留守儿童。

海拔2100米的云南省黄连小学是其中一所寄宿制改造学校。改造前,孩子每天走路上下学,最远的家距离学校单程14公里。经改造,黄连村原有的3个教学点被合并,新的黄连小学有了24间宿舍,还有了阅读吧、美术室、音乐室、少年宫、乐高室、亲情吧(可与父母通话),食堂菜单经过中国营养学会的专门设计。

寄宿学校宿舍

花山乡中心学校办公室主任介绍,寄宿制半年后,黄连小学的学生成绩大幅提升。

“寄宿制解决的不是教的问题,而是育的问题,是为乡村孩子搭建一个阳光、灿烂、充满希望的地方。”马云强调,寄宿学校一定不是要办成贵族学校、不是去享受奢华生活,而是要让孩子们享受学习乐趣、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

作为项目合作伙伴之一,浙江省湖畔善契公益基金会理事长陈丹霞说,”建设好一所寄宿制学校,是个慢活儿、细活儿,只花钱并不能做出好效果。”她举例,在改造浙江梓桐镇中心小学时,细到床垫软硬度、户外洗手池的高度、壁纸颜色他们都亲自掂量过。

寄宿学校图书室

怎样判断孩子们真的适应、喜欢新环境?陈丹霞提到一个细节,改造以后孩子们给父母打的电话变少了,棋盘室用得最多,这说明他们对家的眷恋少了,喜欢上校园生活。

陈丹霞补充道,有时企业家建学校的时候很容易把调子起得很高,起用大牌设计师,其实既不必要也不好。在整个寄宿校改造项目中,他们花的钱很少,也非常警惕硬件“过度给予”,改变细节才是最重要的。

“寄宿学校改造是非常大的挑战”

马云公益基金会执行秘书长于秀红介绍,目前基金会支持的9所寄宿学校分属三类情况。

一类是原来就是寄宿校,需要提升和改建,在三类学校中建设速度最快。第二类是规模小的寄宿校,因为人数太少建设不起来、学生不愿寄宿而形同虚设,需要扩大原有寄宿规模。第三类最困难,学校原来并非寄宿校,需要从头开始建设。

寄宿学校三类改造学校

事实上,建设寄宿学校面临着重重考验。于秀红直言,当时觉得没有那么难,做了两年后发现越来越难。她将挑战梳理总结成四点:顶层设计不统一、家长反对、财政投入不足、管理能力落后。

第一是规划设计难。各地撤点并校没有统一标准,即无法统筹规划,难以形成体制上的突破。目前项目推进仍以学校为主要单元,教育局参与度低。

第二是家长对于学校条件不放心,即便家里条件不好也不愿意送来学校。此外,路远的留守儿童周末接送不便,班车成本高且风险大。

第三是资源掣肘。县财政能投入的资金非常有限,寄宿制学校的部分设施设备、人员经费还是需要学校自行解决。

最后是运营管理难。当地校长普遍缺乏管理寄宿经验,培训非常必要。令人“心痛”的是,乡村校长流动率太高,使得培训效果无法持续。于秀红举例,在一期5所试点校中,就有3名校长在两三年内被调去其他学校。

于秀红总结,整体而言,寄宿学校试点分散广、管理成本高,且管理模式过重,成果产出率低、可复制性低。这些都是马云公益基金会实施该项目两年来遇到的实际困难。

撤点并校涉及的内容板块

除此外,建设寄宿学校还是一项专业度很高的技术难题。马云乡村寄宿学校项目包括校舍改造、生活管理、营养健康、课余活动、教师培训、校车接送等7个板块。一家公益基金会几乎不可能具备这么多方面的专业人才,要办成这件事一定需要寻找专业的合作伙伴。目前,9所寄宿校均已完成校舍改造,其他板块仍在推进之中。

“(这件事)不是给一笔钱就可以做,是非常大的挑战。”于秀红说。

截止目前,马云乡村寄宿制学校计划共投入资金2835万元,前后赴学校调研、活动129次,累积参与员工50人。

今年,马云公益基金会计划把“项目校”模式向“项目县”转变,以单点学校改善转向县域并校推动,做好县域并校规划、政策与资源配套。

马云:并校一定要推行,需要全社会一起努力

“我难以想象两三个老师、七八十个孩子能提供优质的教育质量。”马云认为,并校让教学资源集中起来,也更有可能在“教书”以外提供“育人”的环境。他坚决支持乡村教育并校机制,每个县、每个村都并掉是不可能的,但能并多少是多少。

“我觉得撤点并校、建寄宿制学校已经进入到了攻坚期,容易并的已经并了,剩下的很多贫困地区是难的、硬的骨头,才需要我们去努力。”

马云亦强调,并校不是一并了之,要建立起一整套寄宿制体系。他希望寄宿制学校是一个整合社会资源的平台,一个人、一个企业解决不了问题,要整合各地资源。

在场嘉宾、北京师范大学教授于丹认为,撤点并校是一件非常复杂的事情。县委书记“不配合”,有时候不是因为不想,而是因为顾不上,基础的民生经济没解决、更无从顾及“遥远的教育”。撤点并校的复杂度还在于其牵涉到乡村与乡村之间的关系,校长要做这个决策其实是很难的。

她给出的建议是,第一要“跳开教育来看教育”。先系统地解决书记最担心的民生问题,比如可以用互联网的方式解决没钱的问题,才有可能激活教育,然后再能去谈并校的问题。第二是要务实地尊重校长意见,不能和他们敌对。

作者:芥末堆 刘小黑

网站声明:此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网观点和立场,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本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莫谈法务

  • 游客 10天前

回复主题:俞敏洪谈王振华猥亵儿童案

有理有据。王振华判的轻,是由于法律存在问题,要重判就先呼吁修订法律。根据上诉不加刑的原则,检察院不抗诉的情况下,二审王振华的量刑不会增加。舆论骂王振华,认为量刑畸轻,不一定能让王振华重判,但若能推进更多保护儿童的立法,将使更多无辜儿童受益。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