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46

在巴西边境,探访“儿童之城”博依温斯塔市,倒“逼”市民做早教

来源: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 发布日期:2019年11月20日 网络报道

从巴西首都一路向北,飞行近五个小时,蜿蜒的白河(White River)映入眼帘,博依温斯塔市(Boa Vista)到了。

这是一座人为“设计”而成的城市,从高空俯视,你会看到极其方正的城市结构,制式化的道路、低矮房屋、路灯。

贫穷,是博依温斯塔市的主旋律。平均每天,超过800名难民从委内瑞拉入境。当地居民以务农为主,经济基础薄弱,月平均收入在1000雷亚尔(注:约1600元)。

120年前,来自北美和欧洲大陆的淘金者用铁锹构筑了这座城市最初的模样。今天,这个只有38万人口、难民占据20%以上的边境小城,已成为巴西乃至整个南美的“儿童早期发展之都”。

事情开始于巴西国会通过的一项有关儿童早期发展的全国性法案。

2016年3月,第13257号法案在国会获批,巴西第一儿童法律框架建立。

基金会秘书长方晋参加巴西国会组织的第七届儿童早期发展法律框架国际研讨会

随后,“快乐儿童计划”在全国范围内正式启动,由巴西公民与社会行动部直接向市级政府拨款,每个孩子每月补贴88雷亚尔,为贫困家庭提供始于孕期的公共服务。

截止2017年8月,巴西全境3279个城市符合要求的城市中,有2547个已经加入项目,博依温斯塔市是其中之一——也是基础条件最差,但操作层面做得最好的城市之一。

国家政策之下,距离首都巴西利亚五小时飞行外的博依温斯塔市,如何真正落实“儿童优先”的?

2019年11月11日,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方晋、儿童发展中心顾问Mary Young、执行主任赵晨与国家卫健委干部培训中心党校书记蔡建华深入博依温斯塔,探求其从淘金之都、难民之都到“儿童之城”背后的故事。

代表团成员与博依温斯塔市当地政府官员合影

“儿童优先”在身边

巴西人都知道,博依温斯塔市工商业并不发达,费雷拉(Ferreira)一家之所以从外州搬到这里的“新区”(Nova Cidade),有一大半是为了孩子。

丈夫雷纳托·费雷拉(Renato Ferreira)今年32岁,高中毕业,在医院做医疗器械操作员。他的妻子、28岁的克莱比安· 费雷拉(Clebiane Ferreira) 仍未完成学业,七个月前他们的第一个女儿乔·费雷拉(Joao Ferreira)来到了这个世界。

搬家前,丈夫雷纳托就听说“这里的人对孩子特别不一样”。

每个清晨,走出家门后雷纳托都要经过一段“儿童之路”。这是政府基础设施建设的一部分,将社区中与母婴、儿童健康,教育,社会福利相关机构,用“儿童之路”相连。

走在路上,雷纳托能不时欣赏到社区孩子的最新画作,也能看到许多关于孩子、家庭与爱的箴言。

“用爱教育自己的孩子,他们也将学会爱。”

“今天,你拥抱孩子了吗?你的拥抱会给他一个温暖的未来。”

“孩子就像一块海绵,给予什么他们就会吸收什么。”

雷纳托主要靠坐公交上班。沿着“儿童之路”走上五分钟,就能看到离家最近的公交车站。

博依温斯塔市共有17条公交线路,675个公交车站,其中只有75个装了空调。市政交通管理部门在这75个站里全部贴上了与养育相关的海报,加上那些没有空调的车站,投放海报的总数量超过350幅。

当地政府告诉我们,若将广告牌用于商业出租,一块广告牌一天的价钱是雷亚尔200,每天政府大概会“损失”65, 000雷亚尔——别忘了,这可是一座市民月均收入只有1000雷亚尔的城市。

雷纳托进入车站等车。他背后的墙上,是一幅孩子骑在父亲脖子上玩耍的张贴画,提醒爸爸们陪伴的重要性。

搬到博依温斯塔市后,雷纳托开始推掉一些应酬,回家帮妻子照顾女儿乔或到社区公园玩耍。博依温斯塔市中心有一条长达两公里的社区公园,那里建有专供儿童使用的马桶,摇摇马、滑板道等游乐设施按照孩子年龄,用颜色区分。

有时候,雷纳托也会在车站看到母亲报抱着孩子母乳的贴画,提醒家长母乳喂养的好处。

他并不担心这个,妻子克莱比安的奶水一直很好。部分原因或许是夫妻俩在怀孕期间,就开始到社区儿童保育中心上免费产前辅导,半个月一次。

产前辅导让克莱比安提前学会了抚触、拥抱、喂养孩子的方法,也将他们提前代入“为人父母”的环境。

政府为为特别困难的家庭免费拍摄孕妇照,让准妈妈们感受孕育新生命的喜悦

生下乔后,克莱比安大部分时候得心应手——至少,她知道遇到困难该去哪里寻求帮助。

除了儿童医院, 博依温斯塔还有一个已投入使用、两个在建的社区健康中心。从早上七点营业到夜里12点,服务周边1.5万居民。带着孩子来的市民,还可以把孩子放到专门供儿童玩耍的“托儿间”。

陪孩子们玩耍、照顾他们是博尔赫斯的日常工作

露西亚· 费雷拉·博尔赫斯(Luzia Ferreira Borges)曾在当地医院服务台工作,到社区健康中心的“托儿间”已经一年多,10平米见方的小屋里,散落着供孩子玩耍的玩具。每天,露西亚都会接待近30个被父母带来处理事情的孩子。

在博依温斯塔市,类似的托儿间在许多地方都能看到。这个人口只有38万的城市中,贫穷与流离随处可见,也让政府为孩子构筑的每一点关爱弥足珍贵。

倒“逼”市民做早教

除了社区儿童保育中心,博依温斯塔市西北部还有一座“家庭关爱中心”。孕产课堂、健康体检、0-6岁儿童早期发展课堂、培训中心……这里是涵盖了博依温斯塔市儿童早期发展几乎所有项目的“总部”。

今天,玛利亚·爱德华达(Maria Eduarda)和往常一样来上孕妇课程,她被选中坐上台,学习如何在孩子哭闹时喂母乳。

左三、四为Maria和丈夫

“哇…哇…”播放器里传来婴儿的哭闹足以以假乱真。玛利亚熟练的衡抱起塑胶娃娃,边拍屁股边模拟哺乳。

玛利亚今年19岁,没有工作。丈夫20岁,是一名临时粉刷匠,大部分时间也赋闲在家。在巴西贫困地区,低龄生产一直是社会问题。贫困、养育与教育匮乏、下一代再次陷入贫困等问题,就在此时埋下伏笔。

怀孕3个月开始,玛利亚和丈夫就将每月两次来上“孕妇学校”提上日程。他们这样做的部分原因,是为了获取政府儿童项目所提供的种种后续福利。

为了“逼”贫困家庭家长们按时参与孕妇课堂、为孩子打疫苗、检查身体和进行早期教育——他们大多并没有这样的意识和毅力——当地政府设计了一整套儿童早期发展体系。

完成上面这张表格所要求的项目,才有机会享受孩子出生、长大后的种种福利。

比如,政府免费赠送的洗澡盆、纸尿裤、湿巾和衣物,孩子满一岁后每月领取三罐奶粉——上述物资成本由政府承担,价值约在380雷亚尔。

等孩子再大一些,那些按时带孩子做健康体检、遵守政府规定养育要求的家庭,还能够进入政府主办的儿童早期教育中心、学前教育基地。

目前看来,用制度和政策“利诱”的措施效果不错。

米西莱妮·林亚历斯(Micilene linhares)今年34岁,已是8个孩子的妈妈。19岁怀上第一个孩子至今,大儿子已满15岁,所有孩子由她一人带大。

发现自己怀孕后,米西莱妮就加入到了政府儿童项目中。即便到离她最近的社区儿童保育中心需要步行两个小时,她仍坚持带着两个月的小女儿汉娜,风雨无阻到中心上早教课程。

早教课程现场,左二为米西莱妮

她的希望是让汉娜继续跟着项目,参加家访、上幼儿园、小学,这样长大后就“不会给我找麻烦了”。

博依温斯塔市的儿童早期发展计划,关注了辖区内一万七千多个拥有0-6岁孩子的家庭,他们或相对贫困,或处于不利地位。其中,也有不少是来自委内瑞拉的难民家庭。

政治动乱之下,委内瑞拉面临严重经济困境,人均月收入只有4美元——在当地,4美元只够买两只鸡。

于是,与之相比领的博依温斯塔市开始以委内瑞拉“难民入口”而闻名。当地政府估计,2019年结束时,难民数字将累计至近10万。

伊莎贝拉今年四岁,跟随家人从委内瑞拉到巴西已经一年零七个月。每隔一周,她就会陪着妈妈和两个月的妹妹,到社区保育中心上促进母乳喂养的课程。

右一为伊莎贝拉

母乳喂养率低,一直是委内瑞拉难民在儿童早期养育上的问题。妈妈和妹妹上课的时候,伊莎贝拉安静的坐在旁边托幼区玩耍。

能加入项目,对难民来说是好事一桩,当地政府也并未对难民提出新的要求,甚至为他们提供了西班牙语的课程,只要达到本地人上课标准,就能享受后续福利。

为什么能够做到?

2013年,担任多年参议院后,特雷莎·苏里塔(Teresa Surita)重新回到博依温斯塔市担任市长,儿童和教育成是她计划好好推进的事情。

方晋和博依温斯塔市市长Teresa Surita

在博依温斯塔市政府大楼、幼儿园、商店甚至是民居里,都能看到市长特雷莎·苏里塔的照片,这位女市长有两个女儿,第三个孙子在两个星期前刚刚出生。

“孩子出生时就像一块海绵,社会环境与孩子日后发展息息相关,这就是我们选择专注投资儿童早期发展的原因,因为它会影响到社会的平衡。”

这是特雷莎关注儿童发展的初衷,但更令我们感兴趣的是,六年时间里博依温斯塔市如何将理念落到实处。

一天的博依温斯塔之行中,调研团队探访了数个儿童养育中心,也观摩了针对0-3岁孩子的入户家访——入户早教,是巴西“快乐儿童计划”的重要一环。

克莱比安带着女儿Joao做早教

边境小城对儿童的珍视与重视令人动容,但更我们印象最深的,是地方各个政府部门对儿童关爱计划的支持——分管教育副市长、卫生局长、财政局长、社会福利局长全程陪同了我们的每一个探访。

我们发现,当地财政局局长能清楚的说出对每个年龄段孩子政府投入的资金,社会福利局局长对儿童关爱项目结构了若指掌,卫生局局长全程陪同参观、有问必答,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能同时担任家访、幼儿园、和妈妈学校等项目的讲解员。

对我们的探访,各部门的态度是:感谢你们的到来,能有一个外界视角审视我们的项目、提出建议,是非常重要的。

方晋、蔡建华与博依温斯塔市市长Terrsa交流

但特雷莎告诉我们,2013年“儿童之城”项目刚启动时,在管理上曾经遇到很大的困难。

“当然,我们早就知道詹姆斯·赫克曼(注: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芝加哥大学教授、基金会儿童发展中心顾问)的人力资本投资理论,知道儿童早期发展的重要性,但知道和愿意合作完成它是两码事。”

博依温斯塔市的做法是从财政上让各部门协同起来。

特雷莎举了一个例子,如果2019年博依温斯塔市儿童早期发展项目在财政上的预算为8亿雷亚尔,将会有25%用于教育,20%用于卫生保健,10%用于社会保障,20%用于基础设施,25%用于宣传....但他们做的都是同一件事——儿童早期发展。

调研团队与当地政府交流

特雷莎说,最困难的地方是要转变公务员们的管理观念,因为当地政府习惯性的分开思考,医疗的归卫生,教育的归教育。

方法之一是坚持。当地各个部门的政府官员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被市长在清晨抑或深夜叫到家里开会,局长们觉得他们更像是一个名为“儿童之城”的小分队。

特雷莎同意同事们的说法:“我们在这里共同负责儿童早期发展,所有人必须儿童早期发展上有一样的想法。”

特雷莎认同基金会“慧育中国”和“一村一园”儿童早其发展社会实验

现在,各个政府部门已经一起工作七年了,但特雷莎说直到现在一些问题依然存在,“因为我们毕竟还是人”。

解决社会问题的好方法

博依温斯塔市沿着白河两岸建筑,时光延绵,城市范围逐渐扩大。

特雷莎的目标是在每一个社区都建立起一套针对儿童的教育、卫生和社会保证系统。其中,以入户式家访为主的早期干预,是针对贫困家庭0-3岁孩子早期教育的主要方式。

现在,每半个月,费雷拉一家就会迎来一次家访。45分钟时间内,家访员与母亲克莱比安和小乔利用自制玩具亲密互动。父亲雷纳托觉得,通过家访,乔从说话和行为都和自己小时候很不一样。

“有一次,我拿着积木逗乔,她竟然自己爬了过来,我们都很惊讶,因为没想到她能这么快会爬。”

生下第八个孩子后,米西莱妮逐渐学会如何“养育”。她开始有意识的逗弄孩子,和孩子说话。更重要的是,她开始思考教育“究竟能干什么”。

米西莱妮和她的第八个女儿

“如果每个家庭都能给孩子带来更好的教育,孩子长大成人之后,会有不同的想法和行事方式,这是一代人的事情。”

在博依温斯塔市家庭关爱中心二楼,一块地图吸引了我们的注意。

这是博依温斯塔市区的全景图,上千棵绿色的小树被画在了全景图上。与中文习惯中将孩子比作树苗类似,地图上,每棵树都代表一个受益家庭。

一些社区受益家庭密集,另一些则较为稀疏。“这些,就是我们要着力解决的区域。”特蕾莎指着地图上空白较多的区域说。

目前,已经有50名高中以上学历的家访员在任,负责家访1000户家庭。然而,博依温斯塔地区有需求的儿童数量是10000个。

需要做得仍有很多。放眼整个“快乐儿童计划”,截止今天,项目受益儿童达到81万,而巴西公民与社会行动部的目标是让这个数字达到300万。

但至少,行动已经开始。

“我坚信儿童早期发展是一个正确的投资,因为我相信从长远看,儿童早期发展能为我的市民带来可持续的、更好的生活。”特蕾莎说。

作者: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CDRF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王子的小玫瑰

  • (游客) 3天前

回复主题:首届世界教育论坛巴黎成功举行,全球领袖共谱未来教育图景,马云受邀分享对未来教育的思考,呼吁给老师最好的待遇

每一个职业都值得我们尊重,值得很好的待遇。但是其实优待老师就是优待我们自己的孩子,因为只有优厚的待遇才能吸引优秀的人才进入教师行业,只有优秀的教师才能影响我们孩子一生的素质,影响国家未来的素质!

西郊小奶糕

  • (游客) 8天前

回复主题:西安市4个月大女婴小儿推拿理疗后不幸身亡,婴儿多器官衰竭,雁塔区卫健局已介入调查

感觉医生和家属都一样无知,两边胆子都大,敢给四个月的婴儿做推拿?打着中医旗号骗人,四个月那真不叫小孩,那是婴儿,体内器官还很脆弱的,会不会把肺给推出毛病了,肺泡破了之类,而且这卫生所也没开诊断书,家属也敢尝试……还是要看年龄是否适宜,有没有病史的。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