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08
首页/新闻资讯/百家观点

越“小班化”越先进?日本著名教育建筑师说,容纳100人的“超大班级”,才是未来趋势

来源:外滩教育 宝宝港湾 2019年11月04日

美国著名教育家魏克礼(Chris Whittle)曾开过一个玩笑,“如果一个15世纪的人,穿越到21世纪,只有两个地方是他熟悉的。一个是教堂,一个是学校。”

这一说法或许有些夸张,但是从工业化时代以来,世界各国的主流学校建筑和教学场景,的确没有太大的改变。

日本教育环境研究所所长、东洋大学名誉教授,参与了300多所学校的设计和规划,并在东日本大地震后负责学校重建工作。

一条笔直走廊串起来的,是一间间紧挨着的独立教室。教室里,则是一位占据“C位”的老师,对着一群面对黑板的孩子“传业授道”。

单一的教室布局,决定了教学形式的单一;而狭窄乏味的走廊设计,又将学生限制在了教室里,活动空间有限。

包括在教学空间设计上,走在世界前列的日本,也曾是这样。不过,从1980年开始,日本学校开始改变教室布局,并以共享大厅,代替教室外单一的走廊,逐渐形成今天主流的学校设计。

京都府同志社小学:每个开放式教室,都面向校园中庭

日本教育环境研究所所长、东洋大学名誉教授长泽悟,不仅是学校设计变革的见证者,也是积极的行动者。

作为日本著名的教育建筑研究者和建筑师,长泽悟教授不仅亲历、研究、推动了日本教育和教育建筑的改革,参与了300多所学校的设计和规划,并在东日本大地震后负责学校重建的工作。

他认为,在思考设计一所学校的时候,“观念”是非常重要的。有什么样的儿童观、教育观,就有什么样的学校。

如今,在现有教育空间的基础上,长泽悟结合多个学校的实践,提出了Learning Pod(学习港)的概念。

也就是,改变传统的、以教室为单位的学习空间,从30人的班级,扩建成100人左右的“学习共同体”。通过空间的灵活“分割”,满足多样性的学习任务,增强学习的互动性、自主性和空间归属感。

虽然Learning Pod是个新概念,有很多学校的空间设计,已经初具雏形。长泽悟相信,“未来,Pod的概念,会融入到每一所面向未来的学校设计当中。”

外滩君采访了长泽悟教授,请他和我们聊聊Learning Pod在学校场景的运用,以及世界各国学校案例背后,又透露出什么样的教育理念和趋势。

“统一”和“标准”的学校空间,有很大问题

“我们塑造了建筑,建筑反过来影响我们。”

一所学校的空间设计,不仅反映出一所学校的教育理念,同时,也会反过来和教学场景发生互动,限制和影响“这么教和怎么学”。

长泽悟认为,标准、统一的校舍设计,有一个好处,那就是可以快速地投入建设,学校不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用于设计,并且能最大效率地产出工业化社会需要的同质化劳动力。

可是,空间和教育的“统一化”,随着时代的发展,也出现了各种各样的问题。

20 世纪70 年代,日本学校里的暴力、破坏、霸凌、自杀等现象,越来越严重,并开始成为社会问题。孩子们非常叛逆,学校风气也很混乱。

在这种情形下,大家开始意识到,一成不变的教育模式需要改革。

上个世纪70年代,随着日本学校开始进行改革,长泽悟在对日本全国从幼儿园到大学进行广泛调查后,总结了8大教育建筑目标,“如果一所学校能满足这些功能,它就是一所被大家喜爱的,面向未来的学校。”

这些教育建筑目标,分别是:

·灵活的多功能教育空间;

·信息化学校;

·包容性学校;

·人性化学校;

·社区型学校;

·安全型学校;

·防灾型学校;

·环保型学校。

遵循这些目标,日本学校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样子:不仅在细节方面有着人性化的设计,教育空间的运用上也更多功能化。

比如,在教室外面,以更宽敞的公共空间,代替狭长、单一的走廊设计;学校和社区共享校园设施等。

京都府同志社小学:学校中心的图书室

在长泽悟刚开始研究学校空间的时候,日本还流行着‘掉队生’这样的词,指那些学业跟不上的学生,怎么教也教不会的学生。

“这其实不是孩子的问题,学校应该提供不同的教育方法和学习形态,让每个孩子都有自己的成长方式。毕竟,每个孩子都是不一样的,教育应该让每个孩子充分挖掘自己的潜能。”

他强调,未来对人才的培养,更需要的是自我表达和交流能力,需要创造力和批判性思考的技能。如果只是长时间坐在椅子上听老师讲课,就不可能学会这些技能。

我们需要的,是更能激发灵感、更具有灵活性的空间。

茨城县大洗町立第一中学:开放式学习空间,面积是传统教室几倍

Learning Pod :更灵活的教学空间

从设计上来讲,一个好的未来学校环境应该具备下面几个要素:灵活、包容、美观。

上个世纪 70年代开始,日本全国范围内建成了大约300所,在全新教育理念下指导设计的学校。

一位国内专做学校建筑设计的业内人士表示,十年前他就参观了位于京都附近的几所日本学校,“不同于传统学校的教室外都是一条走廊,当时的日本学校教室外,则是一个共享大厅,这给我们参观者留下很深的印象。”

而现在,长泽悟提出的Learning Pod,在这基础上又做了提升,从更前沿的角度,考虑未来教育的发展。结合自己近50年的实践经验积累,他认为Learning Pod是可行的。

“任何一所学校,建设好之后肯定要使用很长时间。如果在建设之初,就将每个空间都设定了一个很单一的功能,可能很难适应未来不断变化的需求。”而Learning Pod,则很大限度上保证了空间的灵活性和多元化。

福井县坂井市立丸冈南中学:校内中庭也可以成为学习的场所

什么是Learning Pod?它和我们今天的教室,有什么区别?总结来说,它有以下几个特点:

空间大小和布局,可随意调节

一个Learning Pod的大小,相当于原来教室的四五倍大小,好像是拆掉了传统教室与教室之间的墙。

这样一个宽敞的空间,不同学习空间的区分,只需要通过写字板、推拉门、可移动书柜、隔板等进行区分。

根据不同的学习任务,临时组成一个班级,或者教室。为了减少来自其他空间的干扰,不同空间的阻隔,可以采用隔音材料。

Learning Pod 灵活的空间,可以确保学生进行各种学习活动。老师按照计划的课程,来建立不同的课堂布局,调节学习场景的大小,随时可以分组讨论和展示;隔板拉开,大家席地而坐,就可以进行一场话剧表演、一次实验模拟。

京都府同志社小学:教室里的分组学习和讨论

可容纳一百名学生的“学习团体”

传统上,一个班级30人,而Learning Pod相当于教室几倍大小,可以容纳一百名左右的孩子。每个Learning Pod 需要五到六位老师,共同管理这一“学习团体”。

实际上,由于学生在同一时间,有着不同的学习任务,比如,有的孩子需要去室外上体育课,有的孩子需要去实验室,Learning Pod的使用人数大约在70人左右。

不同于传统的空间布局里,老师的办公室往往远离教室,甚至不在同一栋楼,每个Learning Pod里,都会有一个教师工作站(Teacher Station),也被称为询问室(Enquiry Room)。

这样一来,学生如果需要在课后找老师讨论、解答疑惑,就会很方便,也让老师能够全方位地照顾到学生的生活,使师生关系更亲密、互信。

增强归属感的“生活空间”

在Leaning Pod里,还会设计有专门的“学生生活中心Home Base ”,为学生在课后时间里,提供自习、社交、休息、展示等各种各样的需求。

在Home Base,学生课间可以在和同伴聊天;也有很多书籍,可随手翻阅,甚至可以躺着休息。

它像一个多功能空间,而且就在学生身边,成为丰富孩子生活的空间,让学生真正对学校、对Learning Pod产生归属感。

学生在开放式空间中进行讲说

更多学习空间,分布周边

传统的图书馆、艺术馆、实验楼,可以不再是独立出去,远离学生,而是通过拆分,变得更小规模,融入到Learning Pod 里面。

比如,可以用空间挡板,隔出一个小空间或角落隔出来,作为图书室、实验室、画室来使用。

即使Learning Pod无法容纳,它们也不能离学生太远, 而是应该分步在Leaning Pod的周边,而且要承担更多元的功能。

比如图书馆里可以小组学习、同伴分享;艺术中心,集艺术学习和学习于一体;学科实验室里,可以一边学习,一边进行探索研究;甚至学校餐厅,也要能满足学生的社交和交往需要。

福井县坂井市立丸冈南中学:有学习、交流、展示功能的艺术学习空间

正在改变的那些学校

虽然Learning Pod 是一个新概念,但是在日本,已经有超过50所学校在空间设计上,与之“不谋而合”。长泽悟将它称之为,未来教育空间设计的必然趋势。

比如,长泽悟最新参与设计的,广岛县一所初高中学校。

这所学校的前期设计,花了一年半的时间。整个设计过程中,又进行了不断的调整。最终,它呈现出Learning Pod的场景,并孕育出这一概念。

日本加藤学园晓秀初等学校(Kato Gakuen Primary School),是一所在国内知名度很高的学校。

这里教室不再是传统的四方形教室,而是一个相当于过去教室四倍大小的开放学习空间,是日本最早呈现出开放式教室设计的学校。

此外,还有广岛县立叡智学园中学校、福岛县立Futaba 未来学园、茨城县大洗町立第一中学等,设计上都有Learning Pod的影子。

在大学校园里,这样的设计更为常见。

日本工学院大学八王子校区,就在一栋楼里,为学生打造了“学习共享空间”。

日本工学院大学八王子校区

这个“学习共享空间”功能齐全,不仅有大学里常见的图书馆、学习活动中心、学生礼堂,还能为学生提供灵活多变的共享空间,进行各种各样的学生活动。

师生可以在这里聚会,倾听和交流;利用可移动家具,开展各种各样的研讨会,还能承办各种公开英语课、即兴演讲、多学科展览、团队展示。

长泽悟认为,每一所学校,都可以现有空间条件下,开展自由度更高的教学活动,对学生进行有区分的教学指导。灵活的空间设计,还能解决有些学校,资源紧缺的问题。在秘鲁的Innova学校,这一被称为 “世界上最好的平民学校”。学校用混合学习模式,代替原来的教师为主导的教学模式。学生用半天时间自主学习,半天时间小组合作学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