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18

杭州9岁女童章子欣被租客带走下落不明,租客双双自杀,警方成立专案组全面寻找!

来源:澎湃新闻、浙江24小时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0日 新闻头条

7月10日从杭州淳安县警方获悉,当地一名女童4日被家中租客带走后,7日起再无音讯。经警方调查,带走女孩的梁某华、谢某芳8日已在浙江宁波自杀身亡,淳安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全力找寻女孩线索。

走失女童章子欣的父亲章军介绍,女儿10岁,上二年级。自己离异后常年在外务工,孩子在老家淳安县千岛湖镇清溪村和爷爷、奶奶生活,带走女儿的那对男女是他们家的租客,月初租了他家一个单间,开始几天没来住,住了几天后,和家里老人说要去上海参加朋友的婚礼,婚礼上缺一个花童,想让章子欣去。因为租客才搬来,不熟悉,老人没同意,但两个租客用各种办法劝老人,老人最终同意他们4日上午将孙女带走参加当天的婚礼,约定6日将孩子带回。

开始,这对男女通过微信给家人发了不少女孩的视频,家人还与孩子视频聊天。7日下午,章先生再次联系对方,问怎么还不把孩子带回来,对方说他们在宁波玩,买不到回来的高铁票,章先生说他自己开车来接,对方拒绝。7日晚6点多,对方发来消息:充电器坏了,手机快没电了,(晚上)九十点会到千岛湖,但随后电话一直关机。8日上午,章先生报警。

经警方调查,4日6点30分,梁某华、谢某芳谎称带孩子赴上海喝喜酒,将章子欣从家中带走,7日未按约定带回,之后失去联络。8日凌晨,梁某华、谢某芳在宁波某地自杀身亡,女孩下落不明。

据视频跟踪,章子欣与梁、谢三人于7月7日17时23分,在宁波市象山县松兰山旅游度假区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监控中出现,章子欣当天身穿上白下绿连衣裙,灰色凉鞋,之后未发现孩子踪影。

警方表示,若有群众知情,请拨打110,或联系淳安县公安局倪警官(18268191901)、胡警官(18958192961),警方将对提供有价值线索者给予最高2万元的奖励。

失踪时间线回顾

记者最新从象山警方处了解到,根据“章子欣与梁、谢三人在7月7日下午5点半左右在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的监控中出现过”这一线索,目前警方一直在象山至爵溪街道沿线搜索孩子的踪迹。

根据警方掌握的信息,梁某华、谢某芳带着章子欣是7月6日抵达宁波的。他们先在宁波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酒店住了一晚,并前往了奉化、东钱湖等地。

7月7日,梁某华、谢某芳带着章子欣,来到象山县的松兰山景区,并出现在松兰山至爵溪街道的沿海道路监控画面中。

7月7日傍晚17点23分左右,在宁波象山黄金海岸大酒店门口的监控中出现。

傍晚18时左右的监控画面中,可以清楚地看到梁某华、谢某芳与章子欣三人行走在路上,也没有异常情况。

可在沿线的下一个监控画面中,也就是当晚22时许,只出现了梁某华、谢某芳,却没有了章子欣的身影。

随后,梁某华、谢某芳两人连夜打车来到了宁波东钱湖,并一起跳湖自杀身亡。至第二天,也就是7月8日,两人的尸体从湖中浮起,才被人发现。

章子欣最后出现的监控画面,就在象山。目前,宁波象山警方已组织力量在松兰山至爵溪街道沿线全力寻找章子欣的下落,也请知情群众提供相关线索。

孩子父亲、姑父跟警方在一起。

至下午16:07,孩子姑父说:还在搜索,范围已经越来越小了,具体位置不方便告诉媒体,只能说“这里不是有人居住的地方”,所以,“就怕孩子情况不是太好了”。

孩子爷爷想不通:那两人看起来很老实很老实

7月10日下午3点半,记者赶到了淳安千岛湖镇清溪村,见到了孩子的爷爷。

孩子的爷爷、奶奶在街边摆了个水果摊,卖些时令水果。摊位不远处就是一家7天连锁酒店。梁某华两人已经在这个酒店住了个把月,期间,他们每天都到摊位来买二三十元的水果,时间长了和爷爷、奶奶已经很熟悉了。6月29日的时候,两人说起,住酒店不便宜,还不如租住到爷爷、奶奶家里去。

爷爷、奶奶就把二楼一间房间租给了这两人,租金500元。爷爷还帮他们买了一罐煤气,200元。一月500元的房租和200元的煤气费,两人当时就给到了爷爷手里。

7月初,两人说起要带孙女要到上海去参加婚礼,还说要给包个红包。直到出发前,一直说要给,但爷爷说婚礼都还没参加,哪好意思收。

7月4日,两人带着孩子一起走了。当时说好是7月5日上午参加婚礼,下午就回来。结果7月5日的时候,电话里说买不到动车票,要6日才能回来。到了7月6日,奶奶打过去电话,先说下午能回来;下午再打电话,又说还是没票,要7月7日上午包车回来。当时爷爷、奶奶还替对方心疼钱:哎呀,那多贵呀。

等7月7日依然没有等到孩子回来。

7月7日下午5点之前都能语音、视频联系的,后来爷爷说再不把孩子送来就报警了,之后再联系对方就关机了。

爷爷、奶奶还是一直在等,等了7月7日整整一个晚上。一直到7月8日上午,爷爷、奶奶终于坐不住了,报了警。

7天连锁酒店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从身份证信息显示,两人都是广东人,说的也是广东那边的方言,穿着打扮都和普通,看不出有什么异样。他们要了一个房间,是一个大床房。他们是通过携程下单的,从6月10日入住一直住到6月28日。有点奇怪的是,这两人住店期间不怎么出去,白天晚上都在房间,偶尔中午时分到大堂坐坐,晚上会出去走走,但外出时间都很短。

7月10日,孩子爷爷还在如常摆摊卖水果。他一个劲说:那两人看起来很老实很老实呀,样子很老实的,说话也老实的……爷爷还说,孩子被带出去后,至少通了两三次电话,还通过好几次视频,孩子看起来蛮开心的样子,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孩子奶奶则告诉记者,孩子两岁时,妈妈离开了家后就没有再回来。所以,一旦有人对孩子好,孩子就会粘着对方,“(孙女)是个很活泼很可爱的孩子……”

孩子奶奶说,这两个小玩具是梁某华两人买的,奶奶不清楚两个成年人为什么要买这个。事后再想,因为孩子最喜欢这类玩具,所以奶奶觉得租客应当是早就想好了要骗走孙女的。

两租客跳水自杀的时候,没有带着孩子

记者联系上了女孩的姑父王先生。

他跟记者讲述了一些信息。

“两个人是跳湖自杀的,发现两人尸体的时候,身上只有25块钱。”王先生说,一开始两人说是要带孩子去上海,但是后来调取车票等信息后,根本就没有去上海。“他们买票去了福建漳州。后来又去了宁波。中途的时候,还给家里人发过视频,他们带着孩子玩,还给孩子买了游泳圈,看不出什么异常。后来在宁波,也发了视频,是在网约车上,能看到红绿灯,还能看到旁边的建筑,我们觉得他们就是带孩子玩一下,当时催他们抓紧带孩子回来,他们说7号晚上8、9点就能到,但是后来他们说充电器坏了什么的,就再也联系不上了。”

得知租客二人自杀,王先生说他们都难以置信也很不安。“两个租客都是四十多岁的人,身份信息也没有错,想不通为什么要自杀。他们凌晨跳水自杀的时候,没有带着孩子。所以,应该还有50%的可能找到孩子。宁波警察也很热心,积极在帮我们,也希望宁波当地市民能帮帮我们找一下孩子。”

章子欣父母为什么要离婚?

曾某梅说,7月7日晚,女童父亲章军发消息给她,说孩子被人带到宁波,她当时并没有多问,以为是章军的朋友带孩子去玩。直到昨日女童姑父用手机发过来关于此事的视频,她才知道孩子出了事儿,“我一晚没睡”。

曾某梅回忆,自己是1992年生人,16岁那年初中没毕业就外出打工,在工厂里认识了章子欣父亲章军,两人产生好感,“就是两人一说话,看着他我就笑”。她在17岁时怀孕,2010年生下章子欣,直到2013年两人才领结婚证。后来二人因为一些生活琐事和经济原因常发生争执(章军的脾气不好,经常家暴),“我才跑到广东了”,目前在广东一家硅胶厂打工。

曾某梅说,离开之初,她还会给家里打电话问女儿的情况,寄一些礼物回去,后来联系越来越少。前不久,章军发来消息同意离婚,她就重新加了章军微信好友,在7月8日当天,二人办完离婚手续后,她就离开了杭州。

网上有声音质疑是曾某梅找人带走了女童,对此,曾某梅表示,自己不认识带走孩子的两人。被问及是否会去宁波寻找孩子,她表示“如果再去宁波,不知道又要折腾多少天,孩子的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办……”采访过程中,曾某梅一度哭泣。

对此,女童父亲章军也表示,曾某梅“很单纯,社会经验都没有,不可能预谋这件事。而且她一个打工的人,一个月三四千,没有这个经济实力做这个事。”

专案组详细检查租客房间,对生活垃圾取样

7月11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淳安千岛湖镇清溪村欣欣的家。

从欣欣家望出去。

欣欣家在山顶上,只有四五栋房子,平时极少有陌生人来。

今天欣欣家里聚满了很多人,有媒体记者,有亲戚,也有当地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

大部分人都是过来安慰欣欣的爷爷奶奶的。欣欣的姑姑一直在家陪着两个老人,看到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过来倒杯水。

欣欣的爷爷,今天没有再在路边摆摊。爷爷去了派出所做配合调查。

欣欣家还有很多水果没有摘,这个时候,谁又心思去摘呢?

这个时节的清溪村,现在本是丰收的时候,李子成熟了,桃子也成熟了。往年,爷爷奶奶会带着放暑假的孙女欣欣,有时候欣欣也会跟着老人到街上卖水果,帮着招呼客人。

但是,今年发生的这件事情使得他们的生活跟往年完全不一样了。

老人说,家里还有很多水果没有摘,也没有心思摘。

老人一直在哭,老泪纵横。

如果说昨天记者劝慰欣欣奶奶“放宽心,大家都在努力”还能起到一点作用的话,今天已经没有作用了,任何安慰的话此时都显得苍白无力。随着时间的推移,又一天过去了,欣欣奶奶大概也预感到了某种不祥。

从租客房间产生的生活垃圾

专案组的工作人员也来了现场,前前后后待了个把小时,按照程序做了比较细致的调查。

记者在现场看到,专案组询问了欣欣的亲人,又详细检查了租客的房间,包括租客使用过的厨具,甚至对租客产生的生活垃圾也都进行了甄别和取样。

租客手机所发数字疑似是章子欣发出

据章军回忆,在子欣被租客带走后,他索要了租客的微信和手机,与他们一直保持联系,租客会告知章军他们所在的地点,还会给章军发送子欣的视频。

在视频后几分钟,对方发来几串奇怪的数字。

租客网名“一生平安”,7月7日下午3点多还在发朋友圈。

据章军提供的其与租客的微信聊天记录显示,7月4日,在子欣被租客带走的当晚,租客向章军发来一串数字“28。29。51”,“64。68”。记者注意到,在这串数字的前面,是租客梁某发来的短语音。而这些语言与数字,章军没有回复。

12日下午,章子欣的姑父王先生告诉记者,“数字应该是孩子发的,前面的语音就是她说的,就是说找到了住的地方。”

12日中午12时许,王先生与章军从搜救地点宁波象山县离开,章军准备返回杭州,“就在这里也没有用,还是回去等消息。”章军说,“毕竟家里还有老人需要照顾。”

王先生称,章军在宁波期间一直没睡好,整个人没有精神。家里老人情绪低落,但仍抱着希望,“爷爷不吃饭。(章军)他要回家安慰一下他们。现在没有告诉他们太多孩子的情况,他们年纪大了。如果有事实确认了,不会隐瞒他们。”王先生说。

章军告诉记者,事发后,有很多人给他打电话,包括各地的记者以及陌生人,现在他已经不接陌生号码的电话了,只有已存的民警的电话他才会接听。记者了解,章军是与章子欣的姑父从杭州开车到达宁波的,12日下午,两人也是自驾返回。

章子欣曾在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出现

12日晚7点半左右,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记者从漳州东山县公安局相关人士获悉,据调查章子欣曾在福建省漳州市东山县出现。该人士告诉福建日报新媒体·闽南网记者,7月4日,章子欣与两位租客到达东山县,他们去过东山马銮湾,与网传在东山海滩边出现的视频吻合。上述人士介绍,他们在东山停留2天左右,期间,章子欣与两位租客的活动轨迹,除了海滩游玩,主要在超市购物。直至7月6日凌晨4点左右,三人安全离开东山县,乘坐出租车南下至广东汕头。

7月5日,男租客发给章爸爸女儿在海滩玩的视频,但不知道具体地点。(有网友辨识后称,视频拍摄地点疑为福建漳州的马銮湾)

7月6日,男租客发的朋友圈,说女孩在车上睡着了,睡得很香。女孩很乖,想要认她做女儿。

7月7日全天,双方未有任何通信。次日8时35分,女童家属给男租客发起微信电话,对方未接听。家属不知道的是,梁某华、谢某芳二人此时已经自杀身亡。

根据象山县警方公布的信息,女童与梁某华、谢某芳三人于7月7日19时18分许,在象山县松兰山往爵溪街道的路上出现,22时20分许,梁某华、谢某芳出现在监控画面,自此之后,再未有人见到过女童。

7月11日,在搜救现场,章父向媒体展示了一段租客曾微信发给自己章子欣在海滩边的视频(7月5日视频)。

视频中,章子欣拿着此前在监控里出现过的蓝色游泳圈正在愉快地玩耍。不过,章父将视频里的海域与搜救海域进行对比后,发现并不是同一个地方。他希望借助媒体力量传播这个视频,让网友帮忙进行辨认,找到女儿。

章子欣遗体找到

@象山发布 7月13日消息,杭州女童章子欣在象山失联后,各级政府高度重视,组织公安、渔政、爵溪街道等相关部门及民间救援队等500余人,连日不断在失联周边及附近海域进行拉网式搜寻。

7月13日中午12时30分许,在象山石浦海域(东经121度59分、北纬29度12分)海面上发现一具尸体。目前,尸体已被打捞上岸,衣着、体貌特征疑似失联女童。

警方已通知家属来象辨认,并将通过相关手段进一步确认身份,查明死因。

记者13日下午从浙江宁波市有关部门了解到,救援人员在距离杭州失联女童最后出现地30公里外的石浦镇海域,发现了一具遗体。据媒体报道称,该遗体为女童章子欣。

参与救援的浙江孙茂芳救援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们现已经接到了警方的收队命令。

网站声明:本文由注册用户发布或授权转载,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或者转载来源,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本文引用图片未作注明均来源于网络收集整理,仅供读者参考、学习与交流,版权归原作者及原出处所有。如果本文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发送电子邮件至 webmaster@muyingjie.com 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更正或删除。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都可以免费转载本网文字、图片、音视频等稿件,必须保留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同时,您的优质文章希望得到转载报道,也可以通过上述电子邮件告知我们。
网友评论

西郊小奶糕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西安市4个月大女婴小儿推拿理疗后不幸身亡,婴儿多器官衰竭,雁塔区卫健局已介入调查

感觉医生和家属都一样无知,两边胆子都大,敢给四个月的婴儿做推拿?打着中医旗号骗人,四个月那真不叫小孩,那是婴儿,体内器官还很脆弱的,会不会把肺给推出毛病了,肺泡破了之类,而且这卫生所也没开诊断书,家属也敢尝试……还是要看年龄是否适宜,有没有病史的。

此人无比英俊

  • (游客) 6天前

回复主题:北京明声听力康复中心老师被曝殴打听障儿童,哭啼声令人揪心,警方介入调查,犯罪嫌疑人被依法刑事拘留

这个真不怪老师地位下降。现在当老师门槛低啊。以后当老师要不要和医生一样。严格要求啊。这个老师自己没有孩子吗?她难道没有想过她的孩子知道她是这么残忍的恶魔以后的日子。难道恶魔的孩子也是恶魔。希望她的孩子能远离这种母亲。希望这个老师没有给这些孩子造成心理阴影,以后不要报复社会。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