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87

青少年聚众吸烟让人触目惊心!检察官摸排走访发现背后问题!学生当于是老顾客!

转载来源:央视网 发布日期:2019年07月10日 曝光报道

在北京市海淀区某几所中学门外100米内的几家小商店里,放学时间一到,老板们就把香烟放到了显著位置,而身穿校服的男孩女孩们,开始陆续进入到小商店买烟。然后,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娴熟地抽着烟,这些都是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在摸排走访时观察到的。为什么在学校老师和家长眼皮底下都不吸烟的孩子,却是个“老烟枪”?孩子们的放学路上,究竟有着怎样的诱惑呢?

学生:拿包红利群。

学生:拿个红双喜吧,再带个火,对。多少钱?

学生:那蓝利群多少钱?

老板:蓝利群16。

学生:那我再加一块钱扫一下蓝利群吧。

老板:行。

学生2:拿个软白。

学生3:来个小熊猫

这是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在摸排走访时拍摄到的画面。在北京市海淀区某所高中的校门外,距离学校不足100米的范围之内,有刚刚放学的高中生到小商铺里买烟。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检察官助理荣济妍:“这些烟草的经营者尤其是在学校周边的这些,他们都是在孩子放学的时候,就下午放学的时候才会出摊,或者把烟草制品摆出来。因为孩子他这些有的是有烟瘾的,一放了学就着急出来,基本上是一放学就出来到这个烟草经营场所就来买烟。然后这时候他们那些经营者都已经准备好了。”

女学生:来包利群,还有瓶水,18?

老板:嗯。

男声:利群多少钱?

老板:利群15。

学生3:13块钱之内啊。

学生4:给我来一13块钱的烟。

老板:13只有南京。

学生5:10块的什么烟?

老板:10块的长白山,这几个都一个价。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检察官助理荣济妍:“那个学生说这个,都不用问价钱,就是相当于是老顾客那样,彼此形成了一种默契,买这个那个,就一指就行,就没有过多的语言的交流,然后就听老板那边的支付宝就一直在收钱,十块几块的这样收钱。”

检察官发现,这些学生穿的正是附近某所中学的校服,年龄在16岁左右。在这些学生当中,有的并没有询问价钱,而是直接购买。也有一些学生,会向老板询问价格后再买烟。在视频显示的这家商铺内,老板将香烟摆放在玻璃展柜内以及身后货架上的纸盒子中。而还有一些售烟的店铺,尽管香烟的摆放十分不明显,但是学生还是会前去询问购买。

学生:最便宜的那个。

老板:最便宜七块,七块的双喜。

学生:双喜,这个是吧?

老板:对。

学生:还有软白,拿软白。

男声:在那边啊?

学生:一个软白一个打火机多少钱?

老板:九块。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检察官助理荣济妍:“就是平时把那香烟收在下边,跟其他的货物放在一起,也是孩子放学的那个点再拿出来,就是一个小薄薄的像书一样厚,这么大的一个盒子放在上面,然后孩子过来的时候就直接把钱放在那,然后把这个烟拿走。”

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经过一个月的调查取证工作,发现部分学校周边100米以内存在香烟销售点,绝大多数烟酒经营者没有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销售香烟的标识,身穿校服的学生也存在买烟吸烟的现象。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烟草专卖法》等相关法律规定,他们认为,在这些学校周边,存在着三方面的违法现象。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检察官白晓晨:“一方面是海淀区的部分经营者存在未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的标识这样一个违法行为,此外还有部分经营者违法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同时我们也发现海淀区的部分中小学校周边一百米内,存在经营者违法销售烟草制品这样一个行为。”

我国法律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同时,中小学周边一百米内,不得销售烟草制品;而那些合法的香烟经营者,也需要在显著位置设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等标识。北京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对辖区30多所中小学周边的100多处烟酒经营场所开展摸排走访和调查工作后发现,未成年人经常出入的连锁超市、便利店及中小学校周边商店等烟酒经营者,普遍存在未在显著位置张贴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酒的标志;有9所学校周边100米内存在经营者销售烟草制品的违法行为;有两处烟草经营场所存在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的违法行为。

学生们从学校到回家的这段路成为了盲区,这些普遍存在的违法行为成为了未成年人吸烟的诱因之一。根据检察人员的观察,放学后到小商铺买烟的学生不在少数,他们聚集在一起抽烟的景象更是让人触目惊心!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第七检察部检察官助理荣济妍:“像有一个学校,比如说是这个点放学,没有过三分钟他们就会出现在学校旁边的小卖店里边,但大部分都是三五成群的,最少也有两个人在一起,然后多的有五六个,七八个的也有,他们都是分批的前前后后的这样,能看出他们是一波另一波来,彼此熟识的是一波来。有一个人进去,然后其他人在门口等着,或者也买一些饮料之类的,然后拿出来就分了抽了。”

从视频中可以看到,在小商铺的门口或路边,有一些学生两三个、三五个的聚集在一起吸烟。放学后的这段时间内,小商铺的门里门外基本上都是学生。

荣济妍:“发现这个持续的时间都是从放学那个点后几分钟到之后二十分钟,基本上之后就基本没有了,在这二十分钟之内前前后后有五六波,有二三十人吧。”

检察院工作人员在调查时发现,买完烟后,这几位学生就在小商铺外开始抽起来,他们并不着急回家,除了烟,他们还买了饮料零食,围在一起聊天。

荣济妍:“有的是边走边抽,有的就在那个商店门口聚集着,一边聊天一边抽。他们就基本上聊,有的是聊咱们准备一会去干嘛,或者说会在那说一些其他的那些打架要打架,要约架有的是,有的说是什么说同学这个那个的,好多都是在带脏话的。”

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张永慧:“因为这些吸烟的孩子们他们可能会成群结伙抱团吸烟,而这一部分青少年可能他们吸烟的时候在一起谈的内容都是一些负能量的东西,因此说对他们的心理健康,对他们健康的成长都是有很大的影响。”

海淀检察院在分析未成年人犯罪情况、开展未成年人犯罪和被害预防工作时发现,未成年人吸烟问题不容忽视,涉罪未成年人中,多数有吸烟习惯,有些刑事案件直接因吸烟引发。检察官曾于2017年办理了一起8名未成年人盗窃香烟的案件,这8名未成年人都有抽烟等不良习惯。

荣济妍:“这几个孩子都不是一个学校的,他们就通过打球认识。打完球之后到晚上就是去周围的便利店买烟抽,到便利店以后就是买一两盒烟,然后大家就分一下,就在那抽了也不拿回家,也不拿回学校。”

2016年11月的一天傍晚,邓某、王某和文某三人打完球后,照例到经常去的便利店买水,走到门口时,他们看到有两名男子正在便利店盗窃香烟,但是店员并没有发现,随后二人得手离开。由于三人平时都吸烟,他们就此产生了盗窃香烟的念头。

荣济妍:“(三人)就发现那个便利店经常是只有一个人在看店,然后香烟会摆在柜台上,或者是那个货架上,就很多香烟,然后有时候就是照顾不过来。其中有一个孩子趁着就是买水的时候,买水买零食的时候就当做掩护,另外的两个孩子就去偷烟,从那个柜台的烟盒上,烟盒摆的是那种零盒的烟,就是去拿几盒。”

邓某等三人得手离开后,把偷来的几盒香烟分着抽了。没过几天,三人再次走进便利店。其中一个人负责打掩护,另外两人偷,这一次,他们的胆子也更大了,除了几盒零散的香烟,还盗窃了一整条香烟。

荣济妍:“偷完烟以后就过几天再接着打篮球,其他的孩子也知道这个方法,然后也个就是趁着打篮球也去这个便利店,趁老板不注意的时候,然后照顾其他客人的时候,或者转身捡东西的时候就偷这些香烟,有的盗窃这个零盒的,有的整条的。前前后后多的孩子有盗窃过十多次的到案发,少的也得有三次。”

最后一次作案时,便利店老板发现了他们的盗窃行为,经过调取之前的监控录像,才知道这8名未成年人已经作案多次。至2017年1月,邓某、倪某、茅某、王某等共盗窃便利店17次,店主损失香烟价值13000元。

根据检察官们以往的办案经验,虽然并不能说吸烟直接导致违法犯罪行为,但是,大多数涉案的未成年人都有不良行为,而吸烟就是其中的一种。换句话说,吸烟已成为部分未成年人结交不良朋友、走向违法犯罪的起点。因此,净化未成年人的生长环境,从源头杜绝未成年人吸烟的问题已经变得十分重要。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潘度文:“其实我国的未成年人保护法和其他的相关法律都有明确的规定,是禁止向未成年人出售香烟的,并且香烟的销售点的布局上来看,就是在离学校一百米之内是不准有这样的销售香烟的场所的。虽然法律有规定,但是从这个现象我们也可以看出来这个法律的执行不是那么尽如人意,所以我们检察机关作为社会公共利益的代表就提起了这样一个维护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禁止向未成年人卖烟的公益诉讼。”

公益诉讼是检察机关的一项检察职能,作为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的维护者,对于损害社会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的行为,可以通过提起诉讼的方式来达到保护国家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的目的。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潘度文:“公益诉讼有一个前置程序,就是向有机的行政机关发出检察建议来督促它依法履职。在本案中我们向相关的行政机关发出了检察建议。”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第六检察部检察官白晓晨:“行政机关在收到我院发出的检察建议之后也是高度重视,第一时间即制订了专项政治方案,次日就邀请了检察机关进行联合执法,对涉案的违法商铺进行一个查处。”

经过检察官与烟草专卖局人员共同测距,某中学校门口西侧的商铺距离学校只有17米,并且店内“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制品”标识已损毁,不符合在显著位置设置标识的法律规定。经核实,该店没有烟草专卖许可,属违规售烟。

北京市海淀区人大代表张永慧:“首先是取缔一百米之内的这些个烟点,那么在这些经营场所,一定不能向未成年人售烟,那么就把这个源头给堵住了,这样子对禁烟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一环。”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潘度文:“所以也是希望我们检察监督、行政执法、家庭教育和社会动员都形成合力,从多角度多方面为未成年人的成长营造一个良好的健康的环境。”

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检察院发出诉前检察建议后,相关行政机关对北京海淀区的85所中小学校及幼儿园周边100米内的商铺进行摸排整改,发现销售烟草制品商户23户,要求其中已取得许可证的14户商户责令整改,对其中未取得许可证的9户商户立案查处。

那么,除了切断未成年人吸烟的源头,家庭、学校又该做些什么呢?对于吸烟的未成年人,又该如何进行正确有效的引导?

青少年心理咨询师曹志涛:“首先青春期这个年龄段,孩子是处在一个标新立异的一个阶段,喜欢追求一些新鲜刺激冒险,好奇心特别重,所以这一点是会容易让孩子去尝试吸烟这么一件看起来比较酷的事情;第二个原因就是孩子他到了青春期以后,他有满满的成人感,他说我吸烟是代表着孩子一种成人感的一种对外的一个宣示,感觉自己成人了;第三个吸烟就是同伴影响,这个可能会比较大一点。”

从检察官摸排走访时拍摄到的视频可以看出,学生们买完烟后,都会两三个、三五个聚集在一起吸烟。专家指出,对于青春期的孩子,吸烟也是一种社交方式。他们可以通过吸烟加入到某一个团体,在团体中获得认可和尊重。但是,聚众吸烟会伴随负面情绪,甚至会导致一些负面行为。

青少年心理咨询师曹志涛:“所以当大家你一言我一语有这种抵触家里抵触学校抵触老师这个情绪,语言不断的叠加累积之后,他们就容易碰撞出一些行为。比如咱们不上学了,比如咱们在课堂里面故意给老师捣乱,咱们在学校里面做一些什么样的事情,咱们轰动一下,咱们怎么样,因为一般来说咱们在聚众吸烟当中,出现这样的我们称之为负面行为。”

专家指出,负面行为如不能及时制止,会直接导致违纪甚至违法犯罪行为的发生。那么,对于吸烟的未成年人,应该如何引导呢?

青少年心理咨询师曹志涛:“当你发现孩子在和一个不良的团体在交往的时候,你不要去硬性去告诉他说,你不要跟他交往,因为青春期容易出现一个叫禁果效应你越让他不做什么,他越要去做什么,所以那怎么办呢,跟孩子多聊一聊,什么是友谊,有些事情不能去做,去引导。”

同时,作为学校,也应与家庭、社会共同发力,杜绝未成年人吸烟。

青少年心理咨询师曹志涛:“青春期孩子普遍都是属于自尊心比较脆弱,属于依赖型自尊,就是我是依靠别人对我的评价,才看我自己开心不开心,别人夸我了,我就很开心,我把他当朋友,别人如果骂我说我不好,我把他当敌人。老师能关注一下孩子心理,比如孩子吸烟了,聊聊天,第一表达我对你的关心,第二我会做个引导,告诉你吸烟不好以后,所以大家还是觉得,老师是为我好,把我当朋友来告诉我吸烟不好的时候,那孩子行为就会比较容易改变。”

网友评论

铠拉十八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疫苗生产企业产能不足致全国性缺货!深圳、广西、西安等地供不应求,百白破疫苗缺货最为严重

从前年就开始缺了。网上查到的数据,2017年,共有10批白百破疫苗查出不合格,一批是长春长生,一批是武汉生物,还有8批是进口的。所以对国产和进口审查更严了,能进来的少了。加上国内大厂倒了,小厂又接不上,再说换成你是老板你也会三思,赚不了多少管的越来越严,你会选择做这个还是更安稳的品种?

皮晔皮

  • (游客) 6天前

回复主题:6岁白血病男童范裕喆花400万治病后离世 丰台区卫健委介入调查 涉事医院回应:报道内容存在误解与失实

这种没有公认治疗方式的病,本身治疗就是在做实验。把所有国际上认可的治疗方案一个一个往下试,直到生效或者死了为止。即便这样可供选择的医院也不多。博仁,道培,北大人民医院都是最优解。确定治疗也要承担相应后果,比如丢进全部家产毛用没有的后果。

尤娜子

  • (游客) 6天前

回复主题:6岁白血病男童范裕喆花400万治病后离世 丰台区卫健委介入调查 涉事医院回应:报道内容存在误解与失实

首先这家医院不是三甲公立医院,也没有被国家局认证为GCP机构(有认证的才能做临床试验),如果真的是试验,它本身就是不合规的。 但是有的时候不是参加了试验才称受试者的,再有医院进行一些治疗的时候都有签署知情同意书,国家针对儿童签署知情要求更加严格,得看他们父母有没有签字,大家理性思考。

壁虎漫步

  • (游客) 6天前

回复主题:6岁白血病男童范裕喆花400万治病后离世 丰台区卫健委介入调查 涉事医院回应:报道内容存在误解与失实

我想说两句,1、患者是奔着童春容和吴彤去的,她们是血液病领域的大咖,救了无数白血病人。2、家属痛失爱子,人财两空反应激烈说白了想要点赔偿款也不是不可能。3、移植后的排异反应来自于父亲的细胞攻击孩子的肺部丧失功能后双肺移植呼吸衰竭而死的!这个叫“津云”的媒体很没有良心!

暗锦

  • (游客) 6天前

回复主题:6岁白血病男童范裕喆花400万治病后离世 丰台区卫健委介入调查 涉事医院回应:报道内容存在误解与失实

昨天这个新闻在病友群转疯了,患者家属控诉医院草菅人命。然而在医疗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我认为不应该随意下定论。因为博仁医院在血液病诊治中也属于顶尖水准,不是莆田系医院。并且患者的急淋属于复发难治型,术后又有严重的并发症,很难去治愈。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