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81

起底繁荣的童真变现的“童模”江湖:“红的”童模一年挣一套房 孩子是挣钱的工具吗?

转载来源:北青报、 中国新闻网、界面新闻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4日 百家观点

4月9日,一位童模遭母亲脚踹的视频在网络热传。事后,女童母亲发声明称系教导动作稍大,并无虐童之意。10日下午,北京青年报记者从杭州市妇联了解到,关于该母亲是否存在家暴行为,目前市妇联正在进一步核实。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国内童模市场广阔,一些较红的童模收入不菲,甚至一年能挣一套房。而市场火热的背后,却是包括家长、商业机构对儿童权益的漠视。

事件

3岁童模为网店拍广告

母亲脚踹女儿遭质疑

9日,“童模”上了微博热搜。网传视频显示,一个3岁左右的女孩拿着包向前走,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成年人在女孩后面拍摄。女孩走了两步后把包放在地上,身后的白衣女子突然上前脚踹女孩。随后,有媒体报道,被踹女孩名叫妞妞,是一名童模,当日正在给网店拍摄服装,而踹她的正是她的妈妈。

视频曝光后引发网友极大愤慨,一个母亲怎么可以如此粗暴地对待孩子?让两三岁的孩子当童模,是把孩子当作挣钱工具吗?在网友的议论声中,一些曾和妞妞有过合作的淘宝店家纷纷和妞妞解除了合作关系。

小模特学校内一个班级的学生正在上课,其他班级还未开始上课的学生在门口观看。

回应

母亲道歉系情绪失控

妇联表示将核实是否家暴

10日,妞妞母亲发道歉声明称,如视频上所示,她在沟通教导中动作稍大,但绝无伤害的想法,造成网友的误解,她深感抱歉。但网友的争议并没有因为这则声明平息。

妞妞母亲告诉记者,女儿今年3岁,当童模有半年时间。这个视频是当时在杭州给客户拍童装,妞妞在拍摄时不太听话一直在基地乱跑,她叫了几次妞妞也不听话,她便有些生气。拍摄完毕后,妞妞母亲和弟弟拿手机想再给女儿拍点照片,没想到孩子还是不听话,“我当时很累情绪有些失控,就做出了不好的行为。”

关于网友质疑她利用女儿挣钱,妞妞母亲也进行了否认,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丈夫有工作,家里不是靠女儿工作养家的。此外,妞妞母亲告诉记者,女儿也并不是一直都在拍摄工作,家里人也会经常带她出去玩。

10日下午,记者从杭州市妇联了解到,关于网传童模被打的视频,杭州市妇联正在进一步核实其母亲是否涉嫌家暴,如果查证其确实存在家暴行为,妇联将联合公安机关采取相关行动。

拍摄基地内,一位童模正在更换衣服。借着夕阳温暖的色调,十几个童模分布在各个区块,被摄影师、化妆师、灯光师、服装厂工作人员团团围住。

调查

一般童模一个月收入两三万

“红的孩子”一年挣一套房

有媒体报道,在商业领域,二孩政策的效应表现最明显的就是童装行业。数据显示,从2013年开始,婴幼儿服装销售规模迅速上涨。该研究院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童装市场规模约1450亿元;预计2016-2021年童装行业复合增速约6.3%,快于整体服装市场。

火热的儿童服装市场下,对童模的需求也水涨船高。一方面是对童模有着极大需求的企业主,另一方面是渴望孩子成龙成凤的家长们。

妞妞妈妈朋友圈封面是一张女儿的照片,下有文字介绍,“小妞妞93cm,26斤,24码,欢迎各位金主约拍”。

一位家住杭州的童模妈妈陈女士告诉记者,童模按照身高分为小童、中童和大童。像妞妞这样的小童,是童模的黄金时期,这个身高的孩子市场需求量大,但是愿意让孩子参与拍摄、孩子本人又配合的不多,所以比较抢手。

记者通过一家名为“童模社区”的中介平台了解到,童模工作主要有寄拍、商拍、买家秀和走秀等形式,其中商拍是最挣钱的一种。商拍童模需要在影棚按照摄影师和商家要求完成多套服装的拍摄任务,通常每件服装收入在100元左右。

这个说法得到陈女士证实。她告诉记者,相较于影视剧里的各类儿童角色,对童模们来说,拍服装是来钱最快的一种方式。陈女士介绍,按照童模的出名程度,一般拍摄一件衣服价格在60-120元不等,童模们一般一天可以拍七、八十件,多的甚至能拍到100件,收入不菲。

收入高,来钱快,进入这个行业后,家长们不免被卷入其中,受金钱裹挟。陈女士告诉记者,有些家长一开始是抱着锻炼孩子或者尝鲜的心态来的,但当孩子逐渐走红,约拍的人越来越多的时候,拒绝就变得很困难。“一般童模一个月收入两三万元没有问题,红一些的一年就能挣一套房”。陈女士说,她就认识母亲辞职,专门照顾当童模的孩子。

小模特在童装库房内玩耍,她几乎天天和童装打交道。

细节

收入和付出成正比

有孩子因尿裤子被母亲打

收入和付出成正比。陈女士告诉记者,童装拍摄分淡季旺季,旺季就是店家推新的时候,而童模一般需要在店家上新前半年左右就要拍摄完毕,一般都是冬天拍春夏装,夏天拍秋冬装。“我儿子之前7月份拍过一次羽绒服,而且是拍外景,我们大人都快要中暑了,别说孩子了”。陈女士说,在童模拍摄现场,孩子们拍摄到夜里十一、二点是常态。

童模圈被指消费孩子不是从妞妞开始的。和成人模特不同,孩子并不是时时可控的,拍摄难度自然更高。

陈女士介绍,一般配合的孩子一小时能拍10件衣服,但孩子要是哭闹不配合,时间就没准了。如果完不成当天拍摄的任务,不管是家长还是孩子都会被客户埋怨,因此有些家长确实会比较着急。在童装拍摄现场,陈女士见过一个四五岁的孩子,因为尿裤子,被母亲拉到厕所进行体罚。

2012年,女童身着比基尼现身武汉车展时曾引发争议,被认为将孩子过早带入成人世界。

课上,老师在纠正一名学生的造型动作。

律师说法

家长做法涉嫌违法

广告公司可能被罚款

就童模被母亲脚踹一事,北京京都律师事务所常莎律师认为,该女童母亲涉嫌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和《广告法》相关规定。

常莎告诉记者,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家暴法》相关规定,该母亲对该儿童连骂带打,实施了精神上、身体上的侵害,应被认为实施了法律所禁止的家暴行为。此外,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广告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不得利用不满10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视频中儿童未超过10岁,该广告公司则涉嫌违反《广告法》中的禁止性规定。根据该法第五十八条规定,该广告公司有可能受到处广告费用一倍以上三倍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则可能受到被吊销营业执照,并由广告审查机关撤销广告审查批准文件、一年内不受理其广告审查申请、最高额为100万元的罚款等行政处罚。

至于有网友质疑女童母亲和相关店铺涉嫌雇用童工,常律师告诉记者,国务院《禁止使用童工规定》第十三条规定:“文艺、体育单位经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可以招用不满16周岁的专业文艺工作者、运动员。用人单位应当保障被招用的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障其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儿童模特属于文艺工作者的一类,因此在其监护人同意的情况下,招用儿童模特是不违反法律有关适用童工的规定的。

常律师表示,在童装市场火爆的背后,童模们的权益保护却成了法律的灰色地带。由于儿童自我判断能力较弱,在“要不要成为童模”问题上基本上由家长说了算,完全没有自我选择的余地。渐渐的,童模也成为家长和商家手中获利的棋子,是整个童装产业链中最容易受到伤害的环节。我国《反家暴法》中第十三条规定了单位、个人发现正在发生的家庭暴力行为,有权及时劝阻。常律师也呼吁公众,如果看到有儿童遭受侵害,可以及时报警,尽力保护儿童权益。

繁荣的织里童模圈

织里镇是一个距离杭州不到100公里的小镇,隶属湖州市。根据官方数据,织里镇占地共90平方公里,拥有童装企业5700多家,镇上近10万人专门从事童装生产、加工和销售。淘宝的兴起带起了长三角的一系列制造小镇,织里就是童装类的制造重镇。

在织里童装产业链中,还有年交易额达五六十亿元的3000多家为童装配套的印花、绣花、罗纹、面辅料工厂,并形成了与此相关的劳动力市场、联托运市场等。2018年5月,新华网还曾发文,宣传这里已经成为中国小城镇建设的“织里样本”。

一家专门做校服生意的老板特地把工厂搬到这里来,就是因为产业链完善。湖州织里作为全国最大的童装生产基地,从布料、配饰至设计、拍摄,早已配备了完整的一条童装产业链。在织里布料一条街上,几十家布行比邻而居,这条街背后还矗立着镇上的影楼集合地财富大厦。

童模是这个产业里的重要一环。童模拍摄的好坏,甚至能直接决定一家淘宝店的生意好坏。

湖州和杭州是最重要的两大童模产业城市。一位摄影师告诉记者,杭州的摄影师和模特也会去湖州,湖州的客户也会来杭州,关键是看双方沟通的选择。但湖州因为是童装生产基地,所以一般来说会以批发客户为主,小模特也会更辛苦,一次可能需要拍两百多套。杭州以店铺为主,会相对轻松。如果湖州的摄影师去杭州取外景,那拍摄套数也会多一些。

据当地居民介绍,织里镇上共有两处规模性的摄影基地,一处位于利济西路的“童模视觉”,另一处则是上文提到的“壹号基地”。影楼里随处可见对摄影师对商家的价格表、明码标价:

一位童装店老板告诉记者,如果要完成一次服装上新的童装拍摄,至少要花费1万左右。费用主要分为三大块:包括给摄影师的价格(见上图)、拍摄基地的租赁费用200元/小时起、童模的拍摄费用为60-350元/套不等。

童模拍一套服装报价差别巨大。刚入行的家长为了提高孩子的知名度,会免费让影楼拍摄、甚至让影楼随意报价。只为换一次上镜机会,或者博得行业里的好口碑。织里不大、圈子极小。哪家孩子好拍、哪家孩子容易哭闹,都有口碑相传。

由于近两年来织里的“童漂”越来越多,童模产业周边也有一些机会出现。在“壹号基地”对面,一家童模培训班招牌显眼。

黄色的三层小洋房带着阳台和飘窗,女主人范范是一个84年的时尚妈妈,一个人运营者整个童模培训班。门口的招生海报上,女童模特穿着羽毛状的华服、画着淡妆,这张海报的代言人正是店主范范的女儿。

每到周六,近60个孩子涌进这栋小楼参加培训,学习如何拍照、走秀。即使是儿童模特也有许多门道——拍照讲究仪态、动作,走秀则看重步伐、台风——范范将课程分为“平面类”和“T台类”,课程实行小班制,一个老师的班级里有十几个孩子。

一节40分钟的课程,单价约为130元,但以年为单位售出,一年的课程价格12800元,可以让孩子上满96堂课。60个孩子,老师却只有2人,一年70几万的流水,除去房租和教师佣金,培训班是一门只赚不赔的生意。

范范的女儿喜欢T台走秀,于是该培训班课程以T台类居多,房子一层还搭建了一个迷你走秀台给学生们练习。童模们有了培训基础之后,能更容易接到拍摄的工作赚钱。

一个三岁、身高在100cm以下的孩子,被镇上的行家们称为“黄金时期”,因为这个高度的孩子成长最快,厂家们对这种尺码的童装出货量最多。三岁的孩子对镜头的感觉刚刚启蒙,要让孩子快速进入状态,父母们总是愿意花费1至2万元进行拍摄培训。

镇上的潜规则是,每至一家摄影室试镜,工作人员的第一个问题总是:“孩子培训过了吗?”或者“孩子有基础吗”?摄影师和卖家都更愿意选用成熟、听话、讨巧的孩子。

培训的老师们大多来自杭州。每到周六,范范亲自到镇上的车站将老师接来培训班上课,下午6点放学后再将老师送回。与此相对的,是大量从本地报名的学生,织里镇的小模特们往往随父母住在镇上,即使不是湖州本地人口,也会租下织里的房子,住在这里进行培训和拍摄。

八年前,范范从成都老家来到织里开淘宝店,并没想过今天能从培训产业中捞一桶金。“你看我身上这件衣服,从布料到拉链、纽扣,甚至哪种车线,都可以在这个镇上找到。”范范认为当初背井离乡的决定是对的,依托着产业链优势,她的童装淘宝店做得风生水起。

两年前,范范注意到童模培训市场的需求,和好友一起创立了现在的童模培训班,起因是女儿开始对拍照、走秀显示出别样的热情。

最初,女儿在镇上的摄影棚里当平面模特。范范女儿樱桃小嘴、鹅蛋脸,还随了妈妈的高鼻梁,在市场里颇受欢迎。但她很快发现,辛苦的童装模特常常要忍受频繁换衣服的烦躁感,女儿很快对拍照失去兴趣。

爱美的母女很快找到了新的爱好:参加发布会、走T台秀。织里的童模们,一旦从”小童“长成“中大童”,就可以参加厂商发布会,在舞台上进行服装展示。除此之外,儿童风采秀、模特大赛也比单纯的拍照让孩子更有兴趣。

去年12月,范范带着女儿在老家成都参加了一场模特大赛拿了奖,虽然仅报名费用就要5000元一次,但有培训班的额外收入,范范从不嫌弃女儿的自费走秀太贵。

织里有100多家大大小小的摄影工作室,像这样的培训班最近也如雨后春笋般起来。

拍摄基地内,人们在拍摄童装。

风暴中心的家长

在织里带着孩子拍照的家长们没有想到,“妞妞被打”的视频在微博上引发了如此强烈的网络声讨。

到了4月11日下午,用户情绪发酵。甚至有传言称,“孩子体重过轻疑似营养不良,妞妞妈妈是惯犯”。

在织里,一位摄影师告诉记者,在他的工作经验中,妞妞的案例只能算是极个别现象。这个妈妈脾气急躁了一些,耐性差了一点。或者平时她和孩子的相处模式也是这样。只是因为小孩子在工作,这个事情就更加恶化了。但是多数妈妈都是很照顾自己孩子的,一般都在旁边玩手机,小孩子吃喝或上厕所的时候才过去帮忙。

换言之,该摄影师认为网络妖魔化了童模这个行业,放大了它“恶”的一部分。

很多人对于这种让孩子出来“走穴”的行为不能理解。但实际上,除了一部分家长是单纯让孩子赚钱外,还有一些家长是想让孩子见更多“世面”,甚至是按照未来童星的标准去培养的。童模平面拍摄的圈子竞争过于激烈,也加重了一些家长“浮躁”、“焦虑”的心理。

就在4月初,来自福建的爸爸王勇终于下定决心把他的宝贝女儿Amy带到织里来,因为织里童模拍摄产业链完善,机会多。Amy已经6岁多了,在今年秋季即将开始上小学。她属于织里童模市场中的“中大童”。

孩子身高在100以下的,算是“小童”,也即视频中被打的妞妞所属的群体。2岁以下的孩子被叫做“幼童”,由于幼童太难以管教、市场偏窄众,很多影楼明确表示,不做幼童生意。

在采访过程中,这位爸爸反复提到了“尺寸”这个词。与平时我们表述孩子“身高”不同,“尺寸”这个词不仅兼做了宾语,而且商品属性更浓:“孩子分可爱型、和高颜值型的,这个尺寸的要可爱一些”、“这个身段尺寸、长相至关重要”等句子频繁出现在他的描述中。

在王勇眼中,尺寸是衡量孩子接单能力的标准之一。他带来织里的是他的大女儿,妈妈留在福建照顾他们家老二。6岁多的Amy在同龄人中显得稍微成熟一些,有一点点混血的感觉。穿着皮衣、皮裤也可以自然拍照。像个缩小版的成年人。无论是摄影师提出摆酷一点、还是可爱一点的各种要求,Amy都能精准完成。

她已经算是这条产业链上训练有素的模特了。但并不是所有孩子都能像Amy这样。

Amy并不是纯素人。在来之前,她已经接受过平面和拍摄的训练。之前曾参加过2019第五届水头国际车展少儿车模大赛、某童装品牌的春季发布会、甚至参演过杨磊执导的《了不起的儿科医生》等,这些都成为了她在行业内接单子的加分项,也是爸爸在朋友圈夸赞、宣传的重头。

王勇强调,相比于其他孩子,Amy的优势在于她听话。对于这个年纪的童模,摄影师对她的要求会更多,她对自己的控制力要更强。但在早期,他们也付出了很高的时间和金钱成本。

最早,孩子要拍出一套精致的“模卡”,这是一种行业专业术语,可以简单翻译为”童模卡片“,这套卡片里要有至少一组小孩子的定妆照、身高、体重、年龄等基本信息。如果孩子有之前拍过商业片的经验,那也是加分项。

对于一些不像Amy这么成熟的童模,家长要做的事情就更多了。Amy爸爸的接触,外地孩子在这边的很多,一些妈妈会全职陪同。在拍摄现场,妈妈是专业的“引逗师”,是整个现场唯一能对孩子情绪负责的人。有时候,摄影师一个眼神递过去,妈妈就要知道,自己的任务来了。

妈妈还有一个任务,就是要为孩子准备配饰,甚至在一些基础的拍摄工作中,要能给孩子化妆。比如,接下来很多影棚都在拍摄夏季的衣服,女孩子的话,妈妈是一定要给她搭配好头饰、包包、鞋袜、玩具等等,如果服装店只想拍裤子,父母要为孩子搭配上衣。这些前期的投入准备工作大概要几千元上下。

拍摄基地内,摄影师在拍摄一个童模。在模特身后,几名工人正在搬运一个巨型展示架。

即使一切准备就绪,接不到单子也是常态。由于织里童装童装产业链发达,这两年织里涌入了大量童模,市场变成了卖方市场,一个童模拍摄时如果出现出现哭闹、中断时间过长,马上就会有替代方案进来。这也意味着,妈妈如果哄不好孩子,这单马上就要打水漂了。甚至以后在摄影师的名单库里排名都会靠后。

有用人决定权的不只是摄影师,还有卖家。按理说,卖家店铺的经营情况应该和流量运营、市场推广、产品质量多个元素相关,但是有一个可爱俏皮的童模,就会让衣服更受欢迎,店主才更愿意去推广。在店主心中,童模的好坏直接和店铺的业绩挂钩。

这使得童模的世界的压力完全不输于成年人世界的压力。

这种激烈竞争的压力也迅速传导到家长身上。童模们的家长已经完全是经纪人的角色,除了接单、谈生意,迅速扩大孩子在圈子里的知名度外,还需要在业余时间帮小孩接发布会、甚至争取上镜机会。有些妈妈放弃了原先工作,来到织里全职陪同。像Amy爸爸,就必须和妻子两地分居。

在这个圈子中,看似是小朋友一个人拍照赚钱,但其实孩子和家长两个人都在工作,家长并不轻松。有摄影师认为,网友所谓的“靠小朋友赚钱”这种说法有些以偏概全。

而且小孩子能当童模的年龄就那么几年,最黄金、最受市场欢迎的是160以下、6岁以前的中小童,他们时间自由、没有课业压力、可塑性强,是一个孩子成长为童模的黄金时期。内外压力下,一些脾气暴躁的家长在拍摄时有一些过激行为。这种行为甚至很常见。

当然,这并不能为打骂孩子的行为开脱。而且,小模特这个工作做与不做,一般决定权也是在家长。

织里童模的未来

事情发生后,淘宝迅速撤下了所有妞妞图片的童装。淘宝童装店主小王告诉记者,这段时间店铺肯定都不再敢用妞妞,但是淘宝店主也都在观望。

4月11日晚间,淘宝号召110家淘宝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保护儿童权益。呼吁规范童模拍摄行业,推动童模保护。这些店主呼吁:商家与品牌联合起来,严格规范童模拍摄,严禁一切粗暴对待儿童的行为,拒绝使用一切在拍摄过程中存在损害儿童权益行为的图片/视频。

对此,淘宝的解释是,淘宝规则对商品图片发布有明确规定,此次撤图也是依据淘宝规则。

淘宝没有解释的是,撤图是暂时的吗?如何彻底杜绝产业对童模们的粗暴对待?

事实是,在我国现有法律之下,除了呼吁,并没有明确条款制止这样的现象。

源众性别中心律师、未成年保护专家李莹表示,法律上对于儿童参与模特、演员等工作是否属于童工,没有明确规定。孩子被打和为淘宝店工作不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所以说淘宝店要为此承担责任有点勉强,除非孩子因为为淘宝店拍摄而累病了、出现身心问题,这才需要承担责任。

上海大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游云庭也表达了类似看法,就本次事件而言,这不在法律的救济范围内。从青少年保护法来看,打人肯定有问题。但只要不影响九年义务教育、不涉及童工,法律不会干预。法律上,把保护小孩的责任赋予监护人,如果要杜绝这种情况建议媒体曝光引导,让商家自律。

换句话说,目前没有任何一套法律法规能对童模生态加以引导。

新浪微博上某个高赞评论表示:“希望淘宝禁止童模...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全部平铺和挂拍都是实物图,照样可以卖的很好。”

但培训班的范范不同意这样的说法。童模长得是否可爱、拍照是否上相,直接决定了一件衣服的销量。同时作为淘宝店主和妈妈的她,即使给自己女儿买衣服也更倾向于模特好看的那款。

海量的淘宝商家和家长对童模趋之若鹜,背后是童装产业的暴利和宝妈们对美的需求。无论对于商家还是父母来说,一次突发事件并不足以打消产业对他们的巨大吸引力。

“你不拍了,厂家手中还有源源不断的模特等着被拍。”虐童事件第二天,王勇依然在热切地给女儿联络试镜,对他来说, 比新闻更重要的事情是女儿马上要年过7岁,产业对于她这样的大童模要求更高了。

来自杭州的童装摄影师天宇认为,不只是童装产业的拍摄强度大,整个电商行业的平面模特拍摄强度都很大。“但拍不拍都是父母的决定。”天宇说,“也许你们要思考的问题是,所有大人都围着小朋友一个人工作,他难免需要在全是成人的世界里工作,这样对孩子真的好吗?”

作为童模生态链的上游,淘宝店主小王认为,很多商家其实不是无能为力,而是不作为。“如果放慢拍摄进度,愿意告诉家长没关系,我们等一等再拍。那么很多家长可能不会着急,不会用批评甚至打骂的孩子要求孩子配合。”小王说,但是放慢拍摄进度往往意味着超时,场地费人工费都要上涨,对于商家这肯定是不愿意看到的。

从童模身上,父母提前投资赚取了利润,商家获得了流量和交易,摄影师完成了工作。而留给孩子童年的,只有换不完的衣服,和在镜头前千篇一律的摆拍。谁又真正在意他们经历了什么呢?

童模现状:

收入多,拍摄辛苦

笑笑是个6岁的混血宝宝,因为长得可爱,拍过不少广告。

笑笑妈告诉记者,童模确实赚钱,高的时候一个小时酬劳近千,五六百也是常态,如果一天拍得多的话,上万也没有问题。

但是,光鲜亮丽的背后是常人想象不到的艰辛。《广州日报》曾报道过这个行业的两面性——

“小魏曾经一个上午连续拍了60多套衣服,每一套衣服又要分别拍摄正面、侧面和背面,拍完之后,她就虚脱了,一上车就睡着了,把家里人都吓坏了。”

笑笑妈妈也说,虽然挣得多,但孩子真的非常辛苦。

“自从有一次孩子在冬天拍夏装生病了,我们就再也不接广告了,偶尔会拍摄影楼的样片,那些都是没有报酬的,他们送全部样片和底片,我也就图给孩子留个纪念。”

和成年人不同,童模往往都是幼儿,哭鼻子、闹情绪也是常有的事情。面对妞妞妈打孩子一事,笑笑妈坦言,有时孩子需要一天拍好几场,如果不配合的话,家长难免会着急,但她并不赞同体罚。

小魏妈妈的解决办法则是“利诱”,比如跟孩子讲:“宝宝,快点,拍完了让你吃冰淇淋,给你玩手机!”

不过,童模们的未来是更多家长在意的事情。如今,笑笑已跟随父母去国外生活学习,而小魏妈妈则表示孩子上小学后一定要以学业为主,只在周末外出拍摄。

别让孩子成为受害者

就在妞妞妈打孩子的视频曝出后,已有100多家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行业,推动童模保护。

这些店主呼吁:商家与品牌联合起来,严格规范童模拍摄,严禁一切粗暴对待儿童的行为,拒绝使用一切在拍摄过程中存在损害儿童权益行为的图片/视频。

不得不承认的是,随着电商的发展,童模这个行业依旧属于蛮荒状态。

有摄影师透露,童模的高收入吸引了很多家长,自己就遇到过不少上着幼儿园请假来拍摄的童模,还有的干脆不上幼儿园了、甚至还有推迟上小学来拍摄的童模。

记者在抖音上看到看到一名“网红”童模的视频,短短10秒内可以做出多套动作,声称可以与摄影师比速度。

而另一位“网红”童模的家长则晒出孩子化着浓妆,在高铁上写作业的视频,让网友不由感叹“好辛苦”。

或许是过早步入社会,这些童模们的脸上,总有与年纪不相符的成熟。

别让“童年”成为生意

杨幂、关晓彤、TFboys、吴磊、杨紫……近年来,童星的“可持续发展”点燃了不少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希望。

记者采访了数位家长,大部分家长都表示,如果有机会尝试一下也未尝不可,希望培养孩子在艺术领域的兴趣。

但也有家长认为,学习艺术不一定通过公开表演的方式,更看重孩子在文化课方面的培养。

与此同时,一些所谓的童星、童模的培训机构也瞅准了家长们的腰包。

央视《焦点访谈》曾曝光过一场被忽悠的童星梦:

汪先生的女儿在街头被星探看中,并邀请签约,条件是三年内公司负责包装培训,送孩子到美国参加国际顶级大赛并拿金奖。费用是每年79000元,三年近24万元。

为了孩子美好的未来,汪先生咬牙接受,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等到美国后才发现,所谓的国际大赛只有中国孩子不说,就连颁奖嘉宾也是假的,想要获奖甚至还需要花钱。

最后央视调查证明,这是香港某星娱乐集团一手操作的大忽悠。

类似的故事不在少数。

知情人告诉记者,目前不少家长都希望孩子能参与影视剧拍摄,也有机构介入“捞金”,套路往往是街头偶遇,热情邀约,再巧设各种名目,比如培训费、签约费,等真的开拍,家长还需要单独再交一笔钱。

南京心理危机干预中心心理专家张纯,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孩子未成年的时候最好不要从事类似活动。

“关键是你想培养一个什么样的孩子,你把孩子当成一个赚钱的工具,那首先在法律上是不允许的。”

张纯认为,如果家长粗暴“教导”,则会对孩子造成很大的伤害。另一方面,孩子在道德观、价值观尚未形成前,很容易在金钱里迷失自我。

当然,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可能有不少童模都喜欢这个行业,也热爱拍摄、表演。但童年转瞬即逝,不管出于什么目的让孩子当童模,请家长务必尊重孩子,爱护孩子。

毕竟,人人都只有一次童年,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

网友评论

亿米阳光

  • (游客) 4天前

回复主题:四岁男童被遗忘校车内死亡 凌源市万元店镇童馨幼儿园园长等三人被刑拘

据孩子的父亲说,孩子根本不是被遗忘在车内的,而是听小朋友们说、孩子不听话调皮,老师就没让他下车。想吓唬一下孩子,后来就给忘了,小孩子哪有那么听话的。要是你自己家的孩子你会舍得把他放到车里吗?现在夏天有太阳、你知道车里有多高的温度吗?你自己去体验一下,就算你把他忘到车里了,难道老师就不知道问一下吗?你们的责任心在哪里?孩子是怎么度过他最后的时光你们能感受得到吗?不要说孩子了、你去车里感受一下什么滋味。既然这么没有责任心还开什么幼儿园?就是为了赚钱吗?为了钱你就黑人的良心吗?那是一个多么活泼的小男孩儿啊!就被你的不负责任给活活的结束了他幼小的生命。你的良心何在,你往后余生会心安?说多少都难以抚平我心中的愤怒。只希望每个好人都给评评理,让中国千千万万的人来呼吁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处罚你们。

浅笑微莞

  • (游客) 5天前

回复主题:湖南新晃一中操场跑道下挖出遗骸 举报操场偷工减料后失踪16年

他是不是经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操场边,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孩子运动、玩闹。时不时有嬉戏的孩子经过他身边,他条件反射要去扶那快要摔倒的孩子,却扶了个空,孩子一个趔趄从他身上穿了过去……他看着自己的手,笑着摇摇头。现在现在他终于解脱了,愿你来世珠玉琳琅,福寿绵长。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