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10

童模遭母亲踢踹引发热议 百家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 孩子不是用来赚钱的“洋娃娃”

转载来源:澎湃新闻、新京报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11日 新闻头条

近日,一则“杭州一女童模被一名成年女性踢踹”的视频登上热搜,有童模合作商家在直播平台上表示,视频中的成年女性为童模“妞妞”的母亲,“妞妞”与多家店铺合作,接单量大。

4月10日,有自称妞妞妈妈的微博用户发道歉声明称,其绝无虐童之意,“在沟通教导如视频上的稍大动作绝无伤害想法,造成各位的误解与不理解,我深感抱歉。”

四川恒创律师事务所律师王莲向记者表示,从视频反映的内容看,踢孩子的女子有虐待之嫌,而让未成年儿童做童模是否涉雇佣童工还有待商榷。

山西师范大学家庭教育方向硕士生导师、华东师大教育学博士李海云则指出,年幼的童模很多时候被家长和社会绑架,成了家长功利化教育或其他想法的工具,也成了一些商家追求经济利益的手段,这是当下很严重的问题。

踢孩子当事人道歉:非常后悔和自责

记者向曾与“妞妞“合作拍摄的商家了解情况时,该商家的客服解释称,妞妞当时可能正在给其他家拍摄新品,视频中踢人的女子是她妈妈。

“模特是我们家的,但不是我们专属的,因为长得很可爱,很多家都在拍她。”4月9日晚上,该商家在某平台直播时“喊冤”,自己并不是视频中踢踹的女子,“给妞妞拍摄时我们对她很好”,至于为什么孩子被踢,她表示并不清楚。

“平时在我们这边拍摄时,都是她妈妈送过来之后,店主就带着孩子去拍摄,妈妈都没有跟着的。”上述客服表示。

妞妞妈妈的道歉声明

4月10日,发道歉微博后,妞妞妈妈接受了记者的直播采访,她解释,踢孩子是因为当时孩子乱跑,自己想去吓她一下她,踢孩子之后自己非常后悔和自责。

妞妞妈妈承认打孩子不对,她称,孩子之前腿上的伤是在训练营里自己乱跑摔伤的不是网友说的受虐伤。 妞妞今年刚满3岁,入行已有半年,其自己喜欢拍照,妞妞从淘宝卖家秀平台被童模经纪公司挖掘。

上述记者的直播采访中妞妞妈妈还称,妞妞没到上幼儿园的年纪,会合理安排妞妞的休息时间,孩子的父亲有工作,家里不全靠妞妞赚钱。

记者注意到,童模并非新鲜职业,但在近几年发展迅猛,商家们希望用“网红”童模带动销售,家长们则是怀着培养“童星”的梦想把孩子推到各种平台。还有商家还嗅到商机开办童模培训等。

“(培训后孩子可以去的平台)非常多,我们定期很多有当地的品牌发布,还有国际时装周。”有童模培训机构人士向记者表示,之后童模还可以参加一些综艺节目的录制、当群演等。

该业内人士透露,根据孩子的基础,童模的收入有高有低,前期锻炼展示阶段一般挣不了什么钱,后期达到一定水平,就可以参加一些品牌邀请,开始赚钱。

“淘宝拍客的话,一个小时平均工资会给到400到700不等。”他表示,其实做淘宝拍客,孩子每天工作量非常大,一天四五个小时都有,“挺幸苦”。

记者了解到,多年来,童模行业一直存在争议。早年公众指责童模收入过高,出现“天价童模”,如今出现踢踹事件,人们则开始关注儿童是否被当成“摇钱树”,生活辛苦,被用来做童工。

专家:进一步完善未成年人保护体系

4月10日,人民法院报官微质疑此事称,道歉并不是事情的结束,广告法对于未成年人可否代言广告有明确规定。广告法第三十八条规定,不得利用不满十周岁的未成年人作为广告代言人。该微博被多个法院官微转发。

但律师王莲认为,广告代言人和童模从定义上有差别。按照广告法的规定,代言人和产品生产者在产品出现质量问题时需承担连带责任,代言人一般具有唯一性或少量性,而模特展示人员可以有多个,也可以参加很多产品的展示。具体看合同约定,童模不一定是代言人。

在李海云看来,如果超负荷拍照片,超强度工作,甚至利用正常上学时间做童模,就是对孩子受教育权的侵害,没有能够落实《未成年人保护法》中保证未成年人睡眠、娱乐和体育锻炼时间。

“不是说童模本身不好,而是做童模需要结合孩子的身心特点,在尊重孩子前提下做这个事。并且,童模的成长需要家长和其他人给予及时引导和帮助。”李海云进一步补充表示,“如果引导不好,孩子的人生观、价值观会受到影响,影响孩子的成长和以后的生活。”

李海云举例:“比如孩子可能过于注重外表形象,过于追求物质生活,过于依赖外在评价……孩子可能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美,不知道到底什么样的人生是有意义的人生,不知道生活的真正寄托在哪里,可能认识不清他和社会的关系……孩子在成长的关键时间段错过了成长中关键的东西,缺失了关键的教育引导,甚至有可能被误导。”

她提出建议,希望幼儿园、学校、社区、教育行政部分、民政部门和妇联等相关部门对童模及其家长予以关注,对孩子家长给予相关的教育,学习《未成年人保护法》《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等相关法律条例,学习发展心理学和教育心理学以及家庭教育学相关内容,真正关心关注孩子成长。

王莲则表示,目前《宪法》、《劳动法》、《未成年人保护法》、《刑法》以及《禁止使用童工规定》都有对未成年的保护,并界定是否属于雇佣童工。

比如《禁止使用童工规定》明确规定,国家机关、社会团体 、企业事业单位、民办非企业单位或者个体工商户(以下统称用人单位)均不得招用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

《劳动法》规定,用人单位非法招用未满十六周岁的未成年人的,由劳动行政部门责令改正,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由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吊销营业执照。

但因童模一般并未与商家或经纪公司签订劳动合同,有说法认为童模并不算是童工。

此外,记者注意到,该规定第13条又界定了哪些不属于雇佣童工,包括“文艺、体育单位经未成年人的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同意,可以招用不满16周岁的专业文艺工作者、运动员。用人单位应当保障被招用的不满16周岁的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保障其接受义务教育的权利”。

王莲认为,模特属于文艺行业,这也给一些商家打法律“擦边球”的机会。目前的法律规定某些地方还比较笼统,比如在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上可以进一步细化。

李海云也说道,比如《未成年保护法》规定禁止胁迫、诱骗、利用未成年人乞讨或者组织未成年人进行有害其身心健康的表演等活动,但(童模)这种活动有时候很难有直接证据证明有害孩子身心健康,而且很多家长有意愿。

她建议相关部门机关、社会群体相互配合,细化相关法律,促进未成年人保护体系的形成。

别把孩子当赚钱工具

就目前的视频看,这位母亲对孩子踢了一脚,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如果这是“偶尔为之”的管教举动,且没有伤害的主观意图和客观事实,那或许确实没必要对其上纲上线。但如果暴力管教成了常态,那涉事母亲恐怕很难摆脱涉嫌家暴的指摘。接下来,对她脚踹女儿的动作究竟是常见还是偶然,社会有必要保持更长效的关注。

说到底,母亲踢孩子,到底是不是家暴,还需要事实还原和法律层面的定性。而任何针对孩子的家暴都须遭到谴责乃至严惩,就算是为人母者,也没有法外“豁免权”。

该事件中,有没有家暴值得关注,同样值得关注的,还有脚踹孩子背后的深层次动机——就如不少网友反映的,踢一下可能没什么大不了,重点是父母拿小孩子挣钱。公众怕就怕,那一记脚踹连着“暴力规训”的深层意味,为的是逼着孩子听话,乖乖接受家长的“安排”。

就在前几天,有媒体发表了一篇题为《逐梦童模镇:妈妈,我们明天几点拍照》的报道,呈现了在“中国童装之乡”杭州织里镇数以千计的儿童模特的生活状态。这些学龄前孩子在亲人的带领下,从全国各地而来,加入“童模”的队伍——“他们获取着比许多成年人都要更多的收入,也面对着许多成年人都不曾面对的复杂现实”。

童模被母亲“踢”,或许就是这种复杂性的“冰山一角”。比如,当网友在谴责母亲不该拿自己的孩子赚钱时,可能没意识到,在拍摄现场,孩子父母所扮演的其实是“经纪人”角色。而在被“踢”的镜头之外,童模们受到的约束、规训或者超出年龄阶段的言行“教育”,可能远比我们想象的多。

而对于被踢的女童来说,“踢”的心理恐吓恐怕也要大于肉体伤害。正因如此“妈妈踢拍照童模”,到底是一种行业性的残酷,还是发生在一个童模身上的一次个案,也更值得关注。

有专业人士透露,做童模“并不需要什么才华和创造性,只要听话任大人随便摆布即可。”而“任人摆布”的背后,是一套流水线的行业法则。比如,童模们年龄、身高都有着明确要求;一般有经验的童模一小时可以拍16套衣服,平均每套不到4分钟。

在《美丽的标价:模特行业的规则》一书中,作者阿什利·米尔斯以亲历者的身份讲述对于模特市场的印象:这里高度易变和混乱,被标记为不确定、模仿、不平等和高流动性。现实中的童模市场,矛盾、混乱、不平等和高流动性同样存在。

这也导致,童模要展示的是与服装衬托出来的童真,但展示的过程恰恰是反童真的。这包括化妆、训练、现场配合等程序,甚至可能还有来自父母和拍摄者的逼迫。而高强度高度秩序化的“职业”要求,与儿童的好动天性之间本就存在冲突。

如果说家暴是显性暴力,那将孩子推向成人化世界的“前台”,则是另一种隐性暴力——童模产业对于儿童的“催熟”,是揠苗助长也是潜在捆绑。它会逼着孩子“主动”配合、接受成人世界的规则和运转节奏。

毋庸置疑,随着童装市场快速发展,童模等行业应运而生,并没有什么原罪。但在这样一个规模越来越大的市场,个中的混乱、失序以及各种权利、道德边界的争议,不应该被无视。拍照童模遭妈妈踹,只是一个引子,在他(她)们靓丽的童装照和形象展示背后,有着怎样的“残酷”和失序,又如何平衡,则需要更多的公共关照。

百家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

10日15时许,110家淘宝童装店主联名呼吁规范童模拍摄行业,推动童模保护。这些店主呼吁:商家与品牌联合起来,严格规范童模拍摄,严禁一切粗暴对待儿童的行为,严格控制儿童拍摄的每日时限,且必须确保有父母一方陪同。

孩子不是用来赚钱的“洋娃娃”

4月9日,有网友称在杭州一女童模被一名成年女性踢踹。据童模合作商家表示,该女子并不是残暴的路人,而是女童“妞妞”的妈妈。

在互联网时代,这种有“家暴”嫌疑的视频,无疑会引起大量网友的谴责。此事迅速登上微博的热搜,热度居高不下。

踹小孩的女童母亲,很快站出来向公众道歉。她称“绝无虐童之意,只是在沟通教导中如视频所示动作稍大,绝无伤害之意。”

跑偏的“教导”

女童母亲的说法或许是可信的。但这样的“教导”方式仍然引起了巨大的社会争议。

据了解,作为童模,妞妞颇受欢迎,她和好几个商家都有合作。她在像成年人一样“工作”,而收入当然归她的监护人。

任何一个被摄影师拍过照的人都知道,拍照绝对不是一件轻松的事儿。女童在工作中感受到压力,做得并不那么完美,于是就被母亲“教导”,教会她如何更顺利、更规范地完成工作。

当童模加剧了孩子“童年的消逝”

像妞妞这样的童模有很多。事实上,这是一个特殊的职业群体。电商时代,为孩子购买服装的父母都可以在页面上看到那些童模的照片。有男孩也有女孩,这取决于他/她们“代言”的商品。他/她们像成年人一样摆出一个“模特”应该有的姿势,为了把商品卖出去。

尼尔·波兹曼在《童年的消逝》中曾经指出,在电子(他那个年代主要指电视)时代,儿童面临一种童年过早消逝的局面。太多的电视节目,教会儿童像成年人一样行事;

色情、暴力场面无处不在,而那些中下阶层的孩子更糟糕,父母无暇照顾他/她们成长,以为有电视陪伴,小孩就会更省事、更安全,他们不知道孩子随便看电视,模仿成人的行为——电视节目中的行为,总是夸张的、表演性的,所以,儿童可能比现实生活的成人更成人。

这是一个洞见。但是波兹曼也没有预料到,电商时代一些儿童的处境会恶化得更厉害。

在电视时代,有一些父母会妄想子女能够像那些电视中的明星一样,出名、挣钱,很多父母会让子女去学习才艺。但是,一夜爆红的毕竟是少数,在中国,童星的数量屈指可数。很多父母会很快明白这一点,学会把子女看成“普通孩子”,让他们到学校里接受普通教育。

而到了电商时代,这些父母的梦想似乎一下子找到了出口。虽然孩子成不了童星,但是可以当童模啊。

童装是一个巨大的市场,传统的童装店,往往都不是真人展示,而在电商平台上,为了更有效地吸引顾客,让人看出“上身感觉”,很多店都请了小朋友当模特。

童模处于一个“无权”状态

一个很奇怪的现象是,我们这个社会对童工非常敏感。法律会保护儿童权益,让那些处在义务教育阶段的少年待在学校里。在沿海城市,发现有工厂雇佣童工,一定会是一个大新闻。

但同时,我们对童模又高度容忍,很多人在逛电商平台的时候,根本不会认为那些小模特会是一个问题,而往往会惊叹于他们出众的面容。他/她们已经成为商品的一部分,而不是活生生的人。

在法律上,这些童模不能和商家签约,所以,背后做主的往往都是父母。所以,不管是在法律上,还是在现实层面,这些童模都处在一个完全“无权”的状态。

他/她们的待遇,或者作为一个人的境遇,完全取决于父母和商家的沟通。父母由于对儿童拥有监护权,也就变相拥有了某种“主权”。

所以,那个在视频中踢踹女儿的母亲,才不会想到——她那样做的时候,确确实实是一个“剥削者”,而不再是一个母亲。

这种身份的错位在不知不觉间完成,可能连她本人都没有认识到。她会以“工作关系”的角度来看待自己的孩子,那只是一个“工具”,必须被教导、提高和改良。

不要以为童模背后是亲生父母,就把这种“工作”给浪漫化、温馨化。当父母身份错位的时候,他们看待小孩的方式也会变化。否则就不会有那么多变态的父母把子女送去电击治疗网瘾,送到靠体罚培养“圣人”的学校就“改变人生”。

童模不是一个小群体,在电商时代,社会应该关注这个群体的工作和生存状况。程序员会对自己的工作时间过长不满,搞一个反对“996”的呼吁出来。而童模则不会,他/她们是沉默的,最多发出哭喊。

悲哀的是,他/她们的哭喊,会被父母正常化为一个教育问题,再严重一点,最多是可能“涉嫌家暴”。但本质上这不是父母与子女的关系,而是雇佣关系。

而这,恰是大多数童模父母所忽略的。因而,在这个亲生母亲脚踹童模女儿事件的背后,更值得深入探讨的是,有多少童模的权益正在被父母所侵犯——不只是这些孩子的尊严,更包括其是否拥有健康成长的环境和条件,有没有休息的权利,有没有拒绝这份工作的自由。

孩子不是父母的私有财产,而在现实的童模行业中,又有多少孩子被父母所挟裹,而失去了正常的学习、休息时间,因习惯了表演而失去了纯真,失去了快乐的童年。

网友评论

亿米阳光

  • (游客) 4天前

回复主题:四岁男童被遗忘校车内死亡 凌源市万元店镇童馨幼儿园园长等三人被刑拘

据孩子的父亲说,孩子根本不是被遗忘在车内的,而是听小朋友们说、孩子不听话调皮,老师就没让他下车。想吓唬一下孩子,后来就给忘了,小孩子哪有那么听话的。要是你自己家的孩子你会舍得把他放到车里吗?现在夏天有太阳、你知道车里有多高的温度吗?你自己去体验一下,就算你把他忘到车里了,难道老师就不知道问一下吗?你们的责任心在哪里?孩子是怎么度过他最后的时光你们能感受得到吗?不要说孩子了、你去车里感受一下什么滋味。既然这么没有责任心还开什么幼儿园?就是为了赚钱吗?为了钱你就黑人的良心吗?那是一个多么活泼的小男孩儿啊!就被你的不负责任给活活的结束了他幼小的生命。你的良心何在,你往后余生会心安?说多少都难以抚平我心中的愤怒。只希望每个好人都给评评理,让中国千千万万的人来呼吁一下。看看到底怎么处罚你们。

浅笑微莞

  • (游客) 5天前

回复主题:湖南新晃一中操场跑道下挖出遗骸 举报操场偷工减料后失踪16年

他是不是经常一个人静静地坐在操场边,看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孩子运动、玩闹。时不时有嬉戏的孩子经过他身边,他条件反射要去扶那快要摔倒的孩子,却扶了个空,孩子一个趔趄从他身上穿了过去……他看着自己的手,笑着摇摇头。现在现在他终于解脱了,愿你来世珠玉琳琅,福寿绵长。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