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175

“舍命产子”高龄产妇吴梦病逝,还有这些病生子堪比拼命!有些疾病,真的不适合生孩子!

转载来源:北青报、新京报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04日 新闻头条

还记得去年“舍命产子”的妈妈吴梦吗?当时她不顾医生劝阻执意怀孕,最终接受了肺移植手术,还成功产下一子,创造了医学史上的奇迹。然而,这个奇迹发生不到一年的时间,却传来了噩耗。

2018年6月,42岁的重度肺动脉高压患者吴梦,不顾医生劝阻执意怀孕产子,并接受了世界上首例肺动脉高压产妇双肺移植手术。今年4月1日下午,吴梦在无锡病逝,年仅43岁。

回看当时的报道,42岁的吴梦已是高龄产妇,到医院首诊时,因其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引发肺动脉高压症,医生就建议她终止妊娠。患有这种病,国际和国内的诊断与治疗指南都明确建议,女性要避免妊娠,更何况吴梦还是个高龄产妇。然而在吴梦的坚持下,医院也组织各路专家会诊,吴梦完成了她的产子梦,并进行了肺移植手术。

这几天,吴梦的经历再一次引发争议。有网友认为“这是伟大的母爱”,也有网友认为“不按常理出牌,是对自己最大的不负责任”。不管怎样,吴梦的经历提醒着一些想要拼命生孩子的准妈妈,有些疾病,真的不适合生孩子!

一、心脏疾病

北京妇幼保健院提醒,下面6种类型的心脏疾病不宜妊娠。

心脏病变严重,心功能Ⅲ级或Ⅲ级以上者。

有过心力衰竭病史者凡是胸廓畸形严重,心脏明显肥大、肺活量低于1000毫升者,不宜妊娠。

紫绀型先心病(右向左分流型)或肺动脉高压,伴咳血者。

联合瓣膜病变。感染性心内膜炎或心肌炎未经治疗。

心电图显示严重心率失常、心室肥厚、心房纤颤、重度房室传导阻滞、心动过速难以控制者、心肌损害明显者。

心功能检查,射血分数(EF)≤60%,心排血量指数(CI)每分钟≤3.01/m。未经手术纠治的心脏病患者,或虽手术未能改善心功能者。胸部X线摄片显示心脏明显扩大,心胸比例>55%,合并肺淤血、肺水肿者。

二、肺动脉高压

肺动脉高压的病人日常生活中,也许表现得和正常人没有什么差别,认为怀孕没有问题,但女性在怀孕以后,各个脏器系统的负担都明显加重,其中尤以心血管系统表现最为明显。怀孕后,心脏受到增大的子宫压迫,并且心率增快,心排出量增加,加上怀孕后整体血液容量增加40%-45%,这些因素都极大增加了心脏的负荷。

这些因素在孕期缓慢增加,孕妈妈的身体可能会有一个逐渐耐受的过程,觉得在孕早期和孕中期可能没有任何不适,和正常孕妇无异,而这更容易让人放松警惕,认为医生是耸人听闻。但是肺动脉高压的孕妇一旦在孕期发病,死亡率可能达到50%,重度肺动脉高压的猝死率可以达到30%。

三、肝硬化失代偿

除了心血管系统疾病外,还有一些疾病也不适合怀孕,例如肝硬化失代偿。本来,肝脏功能应付一个人已经很吃力了,这时候再怀孕加上一个人,肝脏受不了就会罢工。

四、慢性肾脏疾病伴严重高血压、肾功能不全

严重的慢性肾脏疾病,不只是危害母体安全,胎儿也会因为母体体内的代谢废物无法及时排出体外而受到严重影响。

五、癫痫

癫痫病患者最好让病情稳定2年,停药后再怀孕。如病情未控制,已经怀孕,则妊娠后不能停药,应该注意药物致畸影响。此外,抗癫痫药物还可能干扰肠道对叶酸的吸收,因此服用抗癫痫药物的妇女在孕前应每日补充叶酸4mg,并持续至整个孕期。

六、系统性红斑狼疮

系统性红斑狼疮主要好发于生育年龄女性,正常的性生活对生理和心理是有益的,但未达到怀孕条件,尤其是在病情处于中、重度活动的患者,应该采取避孕措施(最好采用屏障式避孕,忌服避孕药),妊娠生育的时机要选择,在风湿专科和妇产科医生的指导下进行。

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风湿免疫内科主任蔡小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妊娠生育对红斑狼疮确有不利影响,妊娠过程中会出现性激素的变化,尤其是雌激素、泌乳素水平的升高,会使机体免疫反应持续增强。

七、其他疾病

糖尿病患者如已经有较严重的心血管病变,严重肾病伴肾功能不全,眼底有增殖性视网膜病变未治疗者或玻璃体出血等情况也不宜怀孕。若患有危及生命的恶性肿瘤,以及其他医生建议不要怀孕的严重内科疾病,医生都不建议女性在此时怀孕。重度再生障碍性贫血病情未缓解,Evans综合征,精神病急性期,女性在这些情况下也不宜妊娠。

不过,有些可以在治疗疾病后怀孕的情况,包括一些急性疾病,急性感染性疾病等,比如感冒发烧,病毒性肝炎发病期,生殖道感染等,可以在治疗好了以后再怀孕。

事件回顾:

4月2日,吴梦的朋友圈更新了,然而令关注她的亲友和网友们心痛的是,这是一条讣告。吴梦被肺动脉高压症改变的人生轨迹,在4月1日下午17时35分停了下来。从2013年底确诊以来,她以肺动脉高压症患者的身份写了自传体小说,找到了愿意照料她病痛的爱人,成为了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她的事业、爱情、家庭都与肺动脉高压症产生着关联。即便如今她因肺部感染恶化而离开人世,围绕着她的除了对年轻生命逝去的惋惜,还有关于病情的各种争议。

4月2日,吴梦主治医生肺移植专家陈静瑜的微博发声称吴梦的死因是由于拒绝必须的用药治疗,导致双肺反复感染,诱发慢性排斥,并称她被诊断为精神分裂。4月3日,吴梦丈夫王柯丁对记者表示,医生微博所言并不完全属实,希望可以让吴梦能安静地离去。

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离世

“吴梦于4月1日下午17时35分去世,享年43岁。”4月2日,作为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的吴梦更新了朋友圈,这是她在今年2月28日最后一次朋友圈发布病情后的第一次更新。然而让所有看到这条朋友圈的人遗憾的是,这是一条讣告,是由吴梦的亲属发送出来的。

夺去吴梦生命是2013年底开始缠上她的肺动脉高压症,被确诊时医生告诉她留给她的时间可能只剩4年。吴梦的病是由于先天性心脏病导致的,患病后肺循环压力会异常升高,心脏为了把血液输送到全身就不得不超负荷地工作,最终“过劳”导致衰竭。

她的主治医生无锡市人民医院肺移植专家陈静瑜在微博中写道,这类病人中位生存期50岁左右,此疾病肺动脉高压内科靶向药物无效,如果心衰三级以上,唯一有效的办法就是做心肺联合移植或者心脏畸形的修补同期双肺移植。

然而,吴梦并没有因为患病而停止前进的脚步,她写了以患病为蓝本的小说,继续做着记者的工作,还开了自己的工作室。

2016年,吴梦40岁,已经有过一段婚姻和一个孩子的她遇到了现在的丈夫王柯丁,不久两人组建了家庭。2018年1月初,一直渴望与丈夫拥有自己的孩子吴梦怀孕了,然而这个新的生命成了她与命运较量的开端。

病房里,丈夫在陪伴吴梦

在说服了丈夫、家人后,2018 年6月16日,42岁已经算是高龄产妇的吴梦不顾医生劝阻,生下一个两斤多、不到巴掌大的早产儿。然而就在全家人都沉浸在新生命到来的快乐中时,吴梦的状况却急转直下,不得不进行“修心换肺”手术。幸运的是,十几天后吴梦匹配到了合适的肺源,6月27日历经8个小时的手术,她被“奇迹般地”从死神手中抢了回来。

然而,十个月过去了,这个“奇迹”却以吴梦的离开落幕。

2018年12月,吴梦因肺部真菌合感染再次入院,这一次她的病情却在不断恶化。4月1日,吴梦在感染控制不佳,二次肺移植情况不允许的状况下被家人带回了家,并于下午17时35分离开了人世。

主治医生发文谈患者死因引发关注

吴梦离开了,留下了一个不到1岁的孩子和诸多争议。不少网友对一个年轻生命的凋零表示惋惜,但是也有网友表示吴梦顶着高危疾病生子对孩子来说有些自私,还有网友质疑吴梦的“任性”对于其他患者而言是否侵占了医疗资源,抑或是做出了反面的表率。

而在网友们的热议中,4月2日,吴梦主治医生肺移植专家陈静瑜的微博发声,则将讨论推上了高潮。陈静瑜在微博中称,“本来吴梦去世了,让她安息不便再打扰了,所以我不想评论了,但媒体的高度关注,作为一个大家关注的事件,使得我不得不谈下她的死因:吴梦术后享受了很短暂的母子快乐时光,但肺移植术后免疫抑制容易诱发感染,所以受者必须遵守医嘱加强随访,但吴梦对医生抗感染用药不信任,她拒绝必须的用药治疗,导致双肺反复感染,诱发慢性排斥,她甚至不遵医嘱不吃排异药,请精神科医生会诊有性格分裂。”

作为吴梦的主治医生医生,陈静瑜并不是第一次发声,2018年吴梦刚生下孩子并修心补肺成为世界首例肺移植产妇后,陈静瑜也曾发布了一篇名为《这例以爱之名的肺移植“绑架”了医院和医生,主刀者希望这是世界首例也是最后一例》的微博。

微博中陈静瑜表示,在国外一般女性得了肺动脉高压是绝对禁止妊娠的,在这点上国外的病人绝对听医生的话,因为任何人都应该相信医学,这也是吴梦这例产妇肺移植世界上绝无仅有的原因。“从吴梦的角度出发,她是所谓「以爱的名义」要生孩子,但实际上确实是以爱的名义绑架了医院、绑架了医生。”

一般来说,人体的血液体循环压力是肺循环压力的6倍,这样才能使得血液经过心脏流向肺部。肺动脉高压的发病机理即是人体肺循环压力异常升高,这样心脏为了把血液输送到全身就不得不超负荷地收缩和舒张。就像一个人长期做超负荷重体力劳动会影响身体健康一样,肺动脉高压会促使心脏不眠不休地强力工作,进而引发患者心脏的早衰,最终要走到肺移植的一步。

怀孕会加速这一过程。妊娠合并肺动脉高压患者在剖宫产围手术期死亡率极高,达30%〜50%。“怀孕以后,孕妇血容量明显增加,肺动脉压力会越来越高,心脏做功加大,最终导致心衰,会危及产妇以及体内胎儿的生命。”无锡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医师吴波告诉记者,对肺动脉高压患者来说,怀孕是绝对禁忌,国内外指南一致建议肺动脉高压患者严格避孕,一旦怀孕,要尽早终止妊娠。他说,团队曾于去年救治过一个类似的病例,但产妇最终死亡。

无锡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科主任医师吴波(右一)与同事讨论患者病情

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著名胸外科专家陈静瑜为吴梦主持了手术。即使被称为“中国肺移植第一人”,整个肺移植手术期间,陈静瑜都一口气提在嗓子眼。剖宫产前,吴梦的肺动脉高压一度达到140mmHg(毫米汞柱)(正常人在30 mmHg左右);剖宫产后,她又面临着心脏和双肺衰竭,只有心脏修补和肺移植才能救她的命。但世界上还没有为肺动脉高压孕妇做“修心换肺”手术的先例——陈静瑜每年都会做150台左右的肺移植,成功率高达80%,但像吴梦这样的产妇,保守估计之后,成功率也只有50%左右。

陈静瑜跟吴梦也是老相识了。吴梦曾是医院的跑口记者,大小活动上会打照面。

几年前,也是陈静瑜确诊吴梦患有肺动脉高压的,当时她刚37岁。陈静瑜告诉吴梦,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她是幸运的。简单来说,吴梦是由先天性心脏病、房间隔缺损引发的肺动脉高压,但也正是这个缺损的“小口”使得她的左右心房在面临压力时能够血液互通,从而起到血液分流的作用,可以一定程度上缓解心脏的压力。

肺动脉高压的患者最终要走到肺移植的一步。陈静瑜告诉吴梦,一般做移植是在心功能在三级或四级的情况下,吴梦的心功能在二级左右,假如不怀孕,依靠药物和内科改善心功能、降低肺动脉高压,心衰可能会到晚期才出现,到时候再做肺移植就可以了。

无锡市人民医院副院长陈静瑜(右三)与同事做手术前讨论

随后的几年,陈静瑜对吴梦的情况并不太清楚,他只知道,吴梦在医院的内科做治疗,还知道她写了一本有关患病经历的书,在肺动脉高压患者群有一定的影响。吴梦并没有告诉他自己想要生孩子,就连怀孕的事情,陈静瑜都是听产科医生说的。当时,陈静瑜的第一反应是:“这女人是不是疯了?”

手术成功后,陈静瑜在微博上发表博文《沉重揪心的世界首例产妇肺移植》。在文中,陈静瑜详细讲述了吴梦的经历,一一列举了肺动脉高压病人怀孕的风险。在文章中,他写道:“这类世界第一的手术我希望到此为止仅此一例,今后永远不再有。”陈静瑜告诉记者,他的目的是为了警示其他的肺动脉高压患者:“医学的突破,我希望一个病人在不用冒险的情况下进行,或者在风险相对低的情况下进行。这样才是最理性的。”陈静瑜说,吴梦的情况并不是特例,在医院,他也会遇到其他的患者,表达生育的愿望,有时候他劝患者却不听,他觉得很无奈。“肺动脉高压患者想要生孩子,还有很多方式可以做到,比如代孕。”

患者丈夫:

他后悔当初生子决定 但医生所说并不属实

截至4月3日19时许,陈静瑜4月2日发布的微博下已经有4000多条留言,其中大部分都是质疑吴梦声音。其中不乏认为吴梦“浪费了捐献者的肺”“浪费了医疗资源”的质疑,还有网友再次提起生子换肺时是否挤占了其他患者肺源的问题。

4月3日下午,记者联系上了正在操办吴梦追悼会的丈夫王柯丁,王柯丁表示,吴梦最受争议的患病坚持生子起初自己也并不同意。“她当时病情很稳定,每天也跟正常人一样,上班生活什么都没问题。她一直很想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孩子,一开始两年一直没怀上,18年突然怀上了她很开心,非常坚持地要生。”

然而,当时王柯丁并不十分清楚生子对于吴梦来说意味着怎么样的风险,直到有一天吴梦严肃地跟他谈了自己的病情与生子的难度。“我当时就说那就不生了,但是她特别坚持,我能感受到她的坚定,而且她本来也是个设定了目标就一定要完成的人,我也尊重她作为一个女人的生育权,我们最终达成了一致。”

王珂丁表示,如今面对吴梦的离世,他也开始重新审视当初生子的决定。“看着她受了那么多苦离世,我真的挺后悔当初的决定,如果知道生孩子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一定会想尽办法阻止她生。”

对于网友质疑吴梦生孩子是对孩子的生命不负责任,王珂丁叹了一口气。王珂丁说当初选择生孩子虽然做了可能吴梦会死亡的准备,但是要是有生存的希望,他们是为了这份希望选择了生。”现在吴梦去世了,对孩子肯定会有一定的影响,我只能说这是命运对他的安排,希望他在成长中能够勇敢地面对,当然我也会尽我所能好好抚养他,尽力给他好的教育,毕竟这个世界上也有很多并不是父母双全,但是也有所作为的人。‘

如今后悔已经再无用处,王柯丁也不愿再去一遍遍寻找究竟是哪个决定导致了现在的结果。但是陈静瑜4月2日的微博和网友们的群起攻之,还是让他心中不是滋味。

“我们一直以来都很感激医院和陈医生,可以说是对我们家有大恩,包括我们当时就决定就算是有什么三长两短,也绝不跟医院闹,但是这次陈医生的微博我们家属还是很不能接受的。”王柯丁说。

而针对网友指责吴梦抢肺源的问题,王柯丁表示纯属捏造。“吴梦绝对没有抢肺源一说,所有肺源都是通过COTRS系统预约排队,该系统16年就有了,我们是正好排到了,这个陈静瑜医生也澄清过。”

而对于陈静瑜的微博,王柯丁表示有的内容并不属实。“首先我们一直都有按时吃抗排异的药,只不过有时候吃5粒吴梦会特别难受,我们咨询了医生,有时候会调整为4粒而已。”陈静瑜在微博中表示吴梦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王柯丁表示,当时做精神检查的时候夫妻二人都觉得很难接受。“当时她基本上已经没有希望了,又没法二次换肺,感染又治不好,那样的状况,她只是觉得很绝望。”

王柯丁进一步提到,吴梦致命的原因是慢性排异,慢性排异的原因是重度感染鲍曼细菌,而鲍曼病毒是在入院后两周准备出院时被交叉传染的。“吴梦已经过世了,我们就希望能让她安安静静地走,虽然我们不准备追究医院的责任,但是医生这样把吴梦当反面案例,我们家属还是挺难接受的。”

吴梦离去后,王柯丁的生活还要继续,留给他的是不满1岁的孩子。“因为吴梦的病情,孩子出院后主要是爷爷奶奶在照看,接下来我肯定会把孩子当作命运的礼物来抚养,他是吴梦生命的延续,我希望看到他成长成材。”

网友评论
社区热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