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头条
展会活动
205

情怀褪色,网易要做纯粹的教育商人!网易有道进入更低龄的教育战场!

转载来源:芥末堆 发布日期:2019年04月03日 品牌推广

今日头条推出在线少儿英语产品gogokid,投资布局多个教育赛道;阿里推出了钉钉未来校园,入局教育信息化;腾讯集团高级执行副总裁汤道生强调,将用数字技术助力教育智慧化升级……互联网巨头们都在持续伸手布局教育。

在刚过去的2018年中,围绕这个领域,巨头们的教育业务发生了相当的变革,从黯然退场、大举撤退、重组革新、到隆重入局等不一而足,但巨头们的教育业务彼此之间却没发生重大战役。

这几乎是一种必然。相较其他领域,教育业务更难规模化,更难直接用巨头们擅长的互联网打法带来效果,因此也更难符合巨头们的增长预期。而其重服务的特点,更是让巨头们最初布局的“教育淘宝”这件事,显得并不是那么乐观。

加上形势并不乐观的2018,巨头们要么选择撤退,要么选择转向更擅长的To B。即使是更像一家纯粹教育公司的网易教育,也同样在2018做出了选择。

网易有道CEO周枫

《财经》杂志消息,在农历猪年前后网易教育产品部从网易杭州研究院剥离,计划与在北京的网易有道进行业务合并。3月17日,网易有道CEO周枫在2019年网易有道媒体见面会上证实了这个消息。他表示,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卡搭编程等产品,现在都合并在网易有道的产品体系中,“我们把原来分开的场景,现在都合在一块教育场景里。”

在曾由网易教育事业部和网易有道双轮驱动的教育业务中,网易CEO丁磊选择押注网易有道。所有被叙述的关于教育的情怀与爱,最终都服从了巨头们的战略大局。

变小的云课堂,从平台战略到专注内容

合并后的网易云课堂变“小”了。

网易有道CEO周枫将业务分为四部分,付费直播课程的“有道精品课”、学习APPs、学习型硬件和AI基础设施。在这其中,合并过来的网易云课堂、中国大学MOOC产品均是学习APPs矩阵的一部分。

网易有道在线教育版图

“IT深度课程将作为云课堂未来工作重点”。周枫这样重新定义网易云课堂。他表示,在云课堂原有的平台模式下做好产品品质并不容易,因此云课堂将重点瞄向IT课程,除此之外的课程则会与“有道精品课” 合并,但位于杭州的教育产品部员工,并不会大规模迁往北京。

曾生生“耗死”数个互联网巨头教育平台产品的云课堂,终于也迎来了自己的大转型。

这款拥有3.5万门课程、包含7个类目教学领域和200多个细致分类,注册用户数已达6300万,可以被称为网易正式跨界教育起点的课程平台,最终成为了网易有道数量繁多的产品矩阵中的一个单元,融入了有道的战略逻辑。

而这确是一种必然。在互联网巨头们涉足教育行业的第一轮试水中,课程平台模式的不足已充分显示,教育并非是单纯依靠平台流量变现的生意,用户更倾向于跟随优质课程方,且需要更重的服务和更长时间的交付。另一方面,用户在平台海量选择中也难以找到最合适的课程,一旦购买了平台质量较差的课程,则会大量浪费用户时间,降低其对平台的口碑。

因此聚焦“内容+服务”,这是网易有道的解决思路,具体做法为自建课程内容。周枫认为,在线教育最终会落实在教育上,本质则为最高质量的内容,从根本上来说这是一个内容生意,而利润会来自规模经济,高品质+高口碑+大规模的正向循环闭环。

早在2016年,网易有道就通过推出“精品课战略”和“同道计划”,提出投入 5 亿孵化 20 个精品教育工作室,强调有道要走“重度垂直”的路线,不做大而全的平台,选择有限的品类并将其做到最好。周枫也在媒体见面会上告诉记者,网易有道会以资本和合作的方式,深度参与到课程内容制作中。

所以网易有道生意逻辑是,通过将学习APPs作为流量池吸纳流量,将其转化为“有道精品课”的付费直播课程学员,通过学习型硬件来做线上线下的连接,最后在整个环节依靠AI技术提供基础设施服务。

这是一个完整的在线教育式的商业逻辑。除了课程质量,网易有道另外一个继续需要解决的问题是,如何将高速增长的流量更好地转化为学员,这恰好也是长期以来困扰许多互联网巨头的难题。在有道词典月活超过 6000 万时,其营收主力仍为广告业务,年营收数亿元。

但周枫对网易有道的流量转化颇有信心。“我们在去年把转化漏斗已经完成,以前大家会问,工具产品和课程产品之间的倒流成立不成立?这个答案非常明确是成立的。”通过工具产品积累流量,为付费课程倒流,可以说是网易有道最擅长的打法之一了。

网易有道在2019年上线的“有道少儿词典”,便为其扩大K12流量池的又一举措。通过在原有词典功能之外增加英文自然拼读等功能,解决学生用户在学习中出现的痛点,最终达到为K12付费直播课程导流的目的。

2018年网易有道的营收增长60%,其中有道精品课报名人次达到2000万,营收跃居第一位,有道词典用户在2018年初突破7亿,有道产品矩阵日活已达到2200万。

看起来是一份不错的答卷。

聚焦K12,网易有道进入更低龄的战场

网易教育业务最初切入的是成人学习者,这是毋容置疑的。根据极光大数据发布《2017年8月在线教育市场app研究报告》,网易公开课App用户中53.9%为20-24岁,最关注的话题分别为知识青年、校园社区和二次元。无论是网易云课堂,公开课还是中国大学MOOC瞄向的都是这部分人群,也获得了相应的成功。

如今,周枫提到的更多是聚焦K12。“网易有道的内容直播付费课程以有道精品课为核心,目前主要聚焦在K12业务。”目前,2018年有道精品课已成有道第一营收来源,其中K12课程付费用户增长5倍,业务营收增长3倍,初中课程也在2019年第一季度同比增长290%。

相较网易教育事业部此前提出,通过产品矩阵构建从K12到职场终身学习生态。网易有道表现出来的姿态则更像是,对K12战场的大举进军。

“2019年我们整体仍旧聚焦K12。”周枫说。

这一幕并不罕见,正如巨头们在课程平台中相逢一样,他们同样在K12领域中相遇。相较成人教育市场,K12领域拥有更长的用户生命周期和更多的用户数,还有伴随人均GDP逐渐升高而不断增强的家长付费意愿与能力。另外,少儿编程领域的崛起,更是为原本就具有科技基因的互联网巨头们增添了新的教育机遇。

因此,K12线下学科培训形态虽已趋于稳定,但对市场的争夺却从未停息。腾讯先后推出了K12在线学习平台企鹅辅导、少儿编程平台腾讯扣叮;京东也与微软合作在国内独家推出《我的世界》教育版。

网易有道的K12布局同样分为两部分,专注K12直播学科培训课程的“有道精品课”,和少儿编程产品“卡搭编程”和“有道小图灵”。周枫告诉记者,“聚焦K12的原因是,需求最密集、家长最上心、用户也最上心,所以这是最需要去做好产品的领域,我们也会在这里投入最大的力量。”

在少儿编程产品方面,网易有道的搭配是卡搭编程偏向素质教育,且具有社区属性;有道小图灵瞄向的则是信息学奥赛方向。“我们希望这两块产品可以让孩子学到高中,小图灵会逐渐深入C++学习;卡搭会到人工智能学习。”网易有道副总裁罗媛说。

记者在《站在十字路口的网易教育》中曾提到,用户对教育品牌认知存在一定惯性,打通不同阶段用户的认知并非易事,且不同阶段产品之间也存在相当大的差异。布局 C 端八年之后,宣布斥资两亿进军 To B 企业培训市场,后来又偃旗息鼓的邢帅教育就证明了这一点。

此前,早在2014年就停止更新App的幼儿教育产品“网易识字”,和发声量并不多的K12产品“网易100分”等产品,似乎网易教育也面临同样问题。

周枫的破局方式十分简单粗暴,即仍强调内容为核心,减少向其他方向探索,加强服务。他表示,这也正是此次网易有道和网易教育事业部合并过程中的反思。

“有道精品课推出的最大契机是直播课程产品出现。”周枫表示,通过直播的产品形态,可以将教学过程中的基础服务做好。网易有道还通过推出智能硬件来承载其课程内容,和为学员提供更多服务。据了解,目前已有超过2万只有道智能笔在使用,2019年还将发出10万只有道智能笔。

竞争的核心始终都围绕教育的本质,即内容和服务。

需要跑得更快的网易教育

“比起其他游戏公司,网易更有耐心,很多外界不看好的游戏,能在网易内部拿到资源,孵化两三年不用急着上市赚钱。但是一旦上市,只要数据不好,工作室就面临着解散的压力。”

在《丁磊故事》一文中,作者这样解释网易内部孵化产品的逻辑,当然这个逻辑放在网易教育业务条线中同样适用。2010年网易公开课刚推出时,丁磊同样像个有梦想的教育家,“我们做在线教育的目的不是赚钱。我们非常希望能够通过互联网这个渠道和手段,打破各种壁垒,让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进行教育。”

这个思路造就了与其他巨头们逻辑大不相同的网易教育,即教育业务较少围绕主营业展开,且产品大多直接提供教育内容及服务。所以最初的网易教育业务跑得并不算快,网易云课堂在上线之初都并未设立KPI。

但这位出身于浙江的创始人终究还是个现实的商人。相较运营六年的网易云课堂,他或许更看好网易有道的成绩。2月21日,丁磊在解读Q4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对网易在线教育业务的信心主要来自网易有道近12年的运营积累。

网易教育事业部首席产品架构师孙志岗曾在知乎问答中写道,传统教育机构理解互联网的速度,是普遍快于互联网公司理解教育的速度的。可能因为搞教育的人天生擅长学习,而互联网的成功滋生了互联网人的傲娇,总想用轻的颠覆重的。

不过,互联网公司巨头们的学习速度并不慢。在课程平台中受挫的他们,一方面,正迅速将注意力拉向K12这片需要依靠优质课程以及服务取胜的战场上;另一方面,他们重新调整了战略,将业务重心放在自己擅长的To B领域内。

虽然仅有钱和流量不能做好教育业务,但如果找准教育业务的本质和方向就不一定了,更多携带子弹的新玩家的进入,或许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化学反应。竞争的差距就是在这样不经意间拉大,后知后觉的人往往要付出成倍的代价。

“完美错过所有风口”的网易并不傲娇,但显然需要跑得更快,站在十字路口的网易教育最终做出了选择。

是时候面对现实了。

网友评论

周争锋律师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深圳儿童医院通报“被坠窗砸伤男童救治情况”男童抢救无效死亡 小区一月内两起高空坠物

《侵权责任法》第八十五条 建筑物、构筑物或者其他设施及其搁置物、悬挂物发生脱落、坠落造成他人损害,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所有人、管理人或者使用人赔偿后,有其他责任人的,有权向其他责任人追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