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

乐高控告新晋玩具巨头ZURU侵权!全球维权持续……

转载来源:玩具前沿 发布日期:2018年12月20日 婴童玩具

乐高真的是积木的代名词吗?乐高砖块是一种通用砖块还是乐高专有?多年来乐高一直处于山寨多为正版的廉价替代品尴尬中,打开搜索“乐高维权事件”信息不断涌现,即使在今天仿冒品仍然很难遏制,如近日火热乐高(LEGO)与Zuru之间的知识产权之争,乐高一纸诉状将全球新晋的第七大玩具巨头ZURU公司告上法院。

乐高(LEGO)与Zuru之间的知识产权之争,在Zuru出售Max Build系列产品一事上,在美国进一步升级。

乐高集团(LEGO Group)已获准对Zuru Inc .发出临时限制令,原因是该公司销售的产品据称侵犯了这家丹麦玩具制造商的知识产权。

康涅狄格地区的一项命令要求Zuru的Max Build产品立即从所有商店和网站上撤下。

该命令由爱尔文·汤普森先生,美国康涅狄格州地区法官发出,涉及的玩具包括ZURU公司的系列:Max Build More Mini Figure Set, Max Build More Building Bricks Value Set, Max Build More Building Bricks Accessories and Wheels Value Set, Max Build More base Plate 和 Mayka Toy Block Tape。

12月13日,乐高集团向美国康涅狄格州地方法院提交了一份57页的诉状,指控竞争对手Zuru商标、版权、设计专利和贸易服装侵权。

诉讼中,乐高在1978年推出了迷你人偶,此后在美国的销量超过了1.2亿部。这个小雕像是我“无数”的版权注册保护,包括VA0000655230和VA0000655104,它覆盖了3D雕塑。

然而,据乐高称,2004年在新西兰成立的Zuru公司销售的小雕像“与乐高迷你人物像的整体外观和手感非常相似,令人困惑、引人注目,而且非常相似”。

诉状称:“Zuru侵犯乐高形象的行为是未经授权复制乐高集团的版权和商标,包括迷你人偶版权和迷你人偶商标。”

乐高不是第一次维护知识产权,一提起乐高,想到乐高近几年在中国的发展,又是在浙江嘉兴开设工厂,又是进军教育开设体验店,不断创新主打品牌,在很多人的眼中,乐高几乎就是塑料拼插积木玩具的代名词。

从99年刚刚跨入中国国门,就与可高打响长达三年的版权“持久战”,到与乐拼的短兵相接,到法院勒令这四家公司立即停止“生产、销售、展示或以任何方式推广侵权产品,”并向乐高支付总计约450万元的赔偿金。乐高对于维权之路,越来越积极,在12月的乐高集团商标知识课堂曾表示“商标保护是一个充满挑战、历时漫长、并且代价高昂的过程。但即便如此,我们也从未放弃。

乐高真的是积木的代名词吗?乐高作为一个关键词,可谓是霸占了各个积木前线,但在茫茫的积木制造商中,乐高绝不是最廉价最实惠的品牌,但绝对是最成功的积木,热销商品一直是山寨追逐的目标,即使在今天仿冒品仍然很难遏制。

但近年来乐高砖块是一种通用砖块还是乐高专有?一直颇有争议。

由于非开放式的积木拼装玩具的两个典型特征,使得这类玩具的研发企业面临版权保护困境:部分企业模仿生产此种积木玩具的组合零件然后成套出售给消费者,并且尽量规避在包装上或者说明书上出现被模仿玩具的整体形象。由于这种组合部件本身并不能构成作品,而企业版权登记的是组合部件最终的组合形态,这就使得这种“组件抄袭”的行为在版权侵权判定上存在争议。

据介绍,乐高集团在全球注册的核心产品(如积木玩具)和其他商标有数百个,包括乐高标识、乐高中文商标以及乐高幻影忍者(NINJAGO)、乐高得宝(DUPLO)和乐高好朋友(FRIENDS)等颇受消费者欢迎的多款产品,这些商标均已在中国注册。

2017年11月,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乐高标识和乐高中文商标为驰名商标,乐高商标将受到中国法律更有效的保护。这也意味着乐高集团将能够更好地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防止乐高玩具以及其他产品遭受侵权。

在全球经济不景气之下,中国市场依然是乐高的主力所在,在国内知识产权的保护史上,乐高集团作为一家已经80多年的企业,乐高大部分常用部件的专利保护期早就过了,可乐高公司这些年来还是不间断的申请新专利,截至2017年4月,全球乐高的专利申请共计5836件,其中发明专利1342件,外观设计专利4494件。

乐高集团法务副总裁Peter Thorslund Kjær曾说:“乐高集团非常重视知识产权保护,我们将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乐高集团的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其他知识产权不被侵犯。”这么一家享誉全球的玩具“老字号”,在知识产权这一方面就是这么“不服老”,这么的坚持。

网友评论

我爱我的半月板

  • (游客) 2天前

回复主题:盐城13岁留守少年不满管教弑母 母亲曾摔死儿子平日相伴的宠物狗 别再只呼吁“严惩”

我看有的地方说,他妈妈要杀小狗,他说你杀狗我就杀你,但是他妈妈依然把狗杀死了。不是给洗地,就是想说,这个家庭教育,可能让他觉得生命的逝去是很平常的一件事,一个孩子能做出什么,和家庭的教育真的分不开,这个母亲为了自己做的事情,付出的惨痛的代价,真希望这个少年也能付出代价。

社区热帖